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亦刚亦柔 守护少年的你

来源:《党员生活》杂志  日期:2021-03-03   编辑:肖晗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13年,4700多个日夜,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为1200余件未成年人案件伸张正义,为130余名涉罪未成年人提供关爱帮扶。

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成立于2008年1月,是全省首家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理、青少年维权帮教、未成年人犯罪预防为一体的专门机构。多年来,工作室融法律约束、道德引导、亲情感化、关爱帮扶为一体。在她们的努力下,一大批因实施犯罪或受到犯罪侵害而陷入困境的孩子得以回归社会、长大成才,上千个受到伤害的家庭找回了幸福安宁。

工作室先后获评全国巾帼文明岗、全国青少年维权岗、全国未检优秀团队等荣誉称号。从这个团队中,先后走出了奥运会火炬手、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全省未检业务标兵等一批先进典型。

2acee9b6bc23fedd7d8fae11f1f9810

2020年10月23日,在武汉中共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一场特别的“成人礼”在此举行。

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的“检察官妈妈”们带着10名正在接受监督考察的观护对象,以这种特别的方式迈向成年。

“谢谢你们的帮助,让我长大……”一位即将年满18岁的少年感激地说。

2008年1月,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

走进工作室,蓝白相间的温馨环境让人倍感温暖。在这里,讯问室变成了交流室,墙壁和门都用柔软的海绵包裹;心理咨询室里,模拟沙盘等专业工具一应俱全;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内,各种卡通动画展示的案例通俗易懂。

13年,4700多个日夜,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为1200余件未成年人案件伸张正义,为130余名涉罪未成年人提供关爱帮扶。

让孩子远离“素媛”悲剧

轰动一时的韩国电影《素媛》将“未成年人性侵害”这一沉重话题推到公众面前。

秦开芳是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郭艳萍的检察官助理,她向记者讲述了一个令人叹息的案件:“12岁的小雨、小雪(化名)报名了同一家校外辅导机构每周一次的‘一对二’语文辅导,自2019年10月开始,‘老师’蔡某多次在授课时以‘未坐端正’‘帮忙贴膏药’为名实施猥亵,直至11月被害人报警案发。”

该案被移送审查后,郭艳萍发现,这并不是嫌疑人首次犯罪!早在2006年,蔡某就曾在担任中小学教师时,因犯猥亵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满释放后,失去了教师资格证的蔡某辗转任教于多家校外培训机构,2019年竟故态复萌,再次将“黑手”伸向自己的学生!

此案背后暴露出的行业监管漏洞令郭艳萍忧心忡忡:“要从源头预防,才能让更多孩子免受不法侵害。”为了让噩梦不再降临,江汉区人民检察院迅速行动,于2020年7月31日推动区委政法委,组织区教育局、公安分局、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联手行动,重点整治辖区内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九大行业的从业人员是否存在性侵害违法犯罪前科劣迹,共对包括教育、医疗等机构的10973名从业人员及拟入职人员进行了全面排查。

此案入选2020年度湖北省检察机关司法为民 “八件实事”典型案例后,武汉其他片区未检工作者也纷纷跟进,一道道未成年人“防火墙”越筑越牢。

惩治犯罪,更要呵护受伤的花朵

2021年1月,同样不幸遭到“黑手”的小风(化名)在父母和办案民警的陪同下,来到位于某三甲医院内的“江汉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站”验伤取证。郭艳萍“大手拉小手”工作室如今的负责人石杨介绍,早期未成年被害人都在妇科门诊接受检查,个人隐私不能得到充分保障。2019年8月22日,工作室创建的湖北省首家未成年被害人“一站式”取证场所成立。案发后未成年被害人在第一时间、同一场所,一次性完成案件询问、身体检查、物证提取、心理疏导、预防教育等工作,有效减少多次询问造成的次生伤害。石杨说:“就让所有难以启齿的罪恶,都留在这里,交给我们。”

1999年,刚生完孩子的郭艳萍进入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新成立的未成年人案件专案组,该院未检事业自此起步。22年来,郭艳萍一直心系未检。从一个组到一个工作室,从一个人到一群人,她们越来越忙,影响力也越来越大。石杨也从事未检工作近10年,长年的辛劳给她的身体造成负担。很多人都劝她换个岗位,石杨都拒绝了:“我离不开这些孩子,他们也离不开我。”

如今,工作室的5位主要办案人,都是女性。她们个个身兼多个“角色”:既是严肃的人民检察官,也是最亲爱的“检察官妈妈”,还是法律课堂上的老师、普法志愿者。工作室成员袁金金便是幼儿园孩子们最喜爱的“普法姐姐”,她演绎的“儿童剧普法课”让很多孩子在欢笑中学会如何保护自己。

60edb6381fa32fbfc45dcf8717ed7ac

抗诉,对一切伤害说“不”

“孩子,法院判决已下,他被判了有期徒刑两年。”2018年1月,拿到法院二审判决,郭艳萍立刻将消息告诉被害人菲菲(化名)。

罗某受到严惩,让饱受精神摧残的菲菲略感安慰。2017年1月,菲菲通过QQ认识了男青年罗某,两人成为网友。罗某通过QQ威胁、恐吓当时未满14周岁的菲菲按其要求自拍裸照发送给其观看,继而以公开裸照相威胁,要求菲菲与其见面开房。进退维谷之时,菲菲在学校听了老师讲的一堂网络安全教育课,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的遭遇告诉老师。很快,菲菲在妈妈的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案移送至检察机关后,郭艳萍陷入了久久的沉思:本案是江汉区首例利用网络虚拟聊天工具实施的猥亵儿童案件,罗某和菲菲从始至终没见过面,其行为是否构成猥亵儿童罪?

一审过后,法院判决下达,认定罗某威胁菲菲出来见面但未得逞,构成猥亵儿童罪,属于未遂,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面对判决,郭艳萍当即决定抗诉!

郭艳萍办案组全面分析全案证据,积极补充完善相关资料。最终,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中采纳了检方全部抗诉意见,于2017年底作出终审判决,认定罗某构成猥亵儿童罪既遂,依法从重处罚,改判其有期徒刑两年。罗某受到应有的惩罚,郭艳萍才安下心来。

2018年,此案入选全省检察机关“未检十大精品案件”。更让工作室大伙儿兴奋的是,该案还入选最高检第十一批指导性案例,确立了无身体接触猥亵行为与接触儿童身体猥亵行为同罪追诉原则。

“以我们之力,推动法律的进一步完善,更好地保护孩子们,是我们最大的成就感。”郭艳萍感慨地说。

万丈深渊之畔的“守护人”

“无论是未成年人涉罪,还是未成年人遭受侵害,都会使他们的人生蒙上阴影,其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是几代人,给社会和谐稳定带来了消极影响。”工作室成员们利用多年的未检工作经验,在全省首创“捕、诉、监、防、护”五位一体工作新模式。“这其中捕、诉很重要,监、防、护更重要。”石杨说。

每天上班,工作室成员们总会第一时间打开QQ。2010年3月11日,网名为“大手拉小手”的工作室QQ号正式上线。

“我们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孩子,他们更喜欢QQ聊天,采取他们乐于接受的沟通方式,也便于我们开展跟踪帮教。”郭艳萍说。

QQ的头像是一个笑容明媚的卷发女孩,因为她们希望,帮教对象能把她们当作知心姐姐。点进QQ空间,欢迎页面中的问候语“我愿做一盏灯,照亮你回家的路”则传递出工作室一以贯之的帮教理念——“润物无声、以情化人”。

帮教的孩子们经常会在QQ上跟她们聊一聊最近的心理状况,倾诉自己的困惑和苦恼。QQ号上线至今11年,已成为彼此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初,再次回到江汉区检察院未检谈心室,小梅(化名)已经是武汉某大学大一的学生了,整个人都明亮起来。经过6个月的监督考察,她们终于等到了一纸“不起诉决定”,昔日的荒唐往事彻底翻篇。

一年前,正上高三的小梅是个抽烟、泡吧的“叛逆少女”。2015年初,她和3个朋友先后到江汉区两家舞蹈中心行窃,盗取2部手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冰冷的手铐扣上手腕,小梅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同学们到各地参加名牌大学的校考时,同样通过美术类统考分数线的她却在看守所里……

看守所外,妈妈拿着“校优秀学生”“全区艺术人才”的奖状泪如雨下。考虑到小梅系初犯,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较小,其母已退赔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承办人石杨和检察官助理何艳决定设法补救,给她一个高考的机会。

很快,好消息传来,小梅考上大学了!8月10日,综合犯罪情节、悔过情况及监管条件,江汉区院决定对小梅附条件不起诉。工作室也将其列为重点帮教对象,邀请司法社工、法援律师加入考察帮教小组,引入社会化帮教力量,在6个月考察期内共同对小梅开展教育疏导工作。

开学前,石杨和何艳则经常为她讲解入学注意事项及法律知识,鼓励她消除自卑,让小梅不仅度过考察期,也顺利融入大学生活。宣布不起诉决定后,小梅喜极而泣。

“这些犯错的孩子,有时候就像站在万丈深渊边的人,只要拉一把,也许就可以回到正途。”石杨解释说,“我认为,法律其实是有温度的。我们在刚性的法条中融入温情,教育、挽救、感化涉罪未成年人。”

看到孩子们重获新生,是石杨最开心的时刻,但有时也会无能为力。“我们宽容,但不纵容。对未成年人严重恶性犯罪,该严的同样要依法从严,保持司法震慑。”石杨说。

做好孩子的“国家监护人”

2020年4月17日,一摞卷宗送到了石杨和何艳的手上。

2019年9月13日的深夜,应某因家庭矛盾与妻子起了争执,情绪失控后应某暴力致其妻死亡。听到动静下楼的大儿子见状,连忙报警。

经鉴定,应某患有精神分裂症,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该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鉴于应某仍具有较高危害社会风险,承办检察官依法建议对应某进行强制医疗。

案件告一段落,案件之外的孩子怎么办?

审阅材料时,石杨和何艳得知,应某夫妇育有两个孩子,大儿子上初三,马上就要中考,小儿子才5岁,还在上幼儿园。“孩子将来由谁抚养?”成为面临的棘手问题。

虽然孩子暂由奶奶照顾,但是老人已经72岁,既没有能力长期担任孙子的监护人,也明确拒绝向法院申请撤销应某监护人资格。大儿子亲眼目睹惨案后,性格也变得孤僻起来,不爱与人交流。

“我们是孩子的‘国家监护人’,绝不能坐视不管。”为此,石杨多方走访孩子的亲属,希望能找到合适的监护人。何艳则联系专业团队给大儿子提供专业的心理疏导,尽可能减少心理创伤。

由于亲属忙于生计,无法承担起抚养两个孩子的重担。从长远计,为了保护两位困境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2020年6月12日,石杨、何艳向江汉区民政局发出了检察建议,建议由区民政局向法院申请撤销应某监护人资格。同时,她们还积极联系孩子的户口所在地,为他们申请了最低生活保障。

此案并不是个例,为了尽可能及时发现、处理类似问题,江汉区院的未检检察官们尝试从制度层面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像此案中应某这种情形,按规定社区就应该主动向民政部门报备两个孩子的情况,”石杨解释道。2020年7月28日,迎着江汉区13条街道50多位儿童主任、儿童督导员的严肃目光,何艳站上讲台,将一堂“强制报告制度”宣讲课送到社区工作者身边。

“如今,未成年人检察官工作的外延越来越大,除了案件相关的工作,我们的工作范围还包括犯罪预防、帮扶救助、涉未刑执,民事、行政、公益诉讼等。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怎么管得这么宽?’但我们深知自己肩负的重担,只有全方位为孩子们撑起最立体的保护伞,将未成年保护工作融入到整个社会治理中,才能给孩子最好的保护。”郭艳萍说。(记者 赵雯 欧阳吟子 摄影 黎家智 通讯员 付静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