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鲁朝忠:宜万线上走危崖

来源:《党员生活》杂志  日期:2021-03-02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这里,是湖北省唯一的巡山工区。巡山人们负责对宜万铁路湖北段288公里内铁路旁高山上的危石,进行观察、记录、上报、处置。 鲁朝忠正是“巡山工”的一员。曾是桥梁工的他,2010年底宜万铁路运营后,便从宜昌来到恩施。自此,险山危崖、蛇虫荆棘,相伴十年。

山高水长的喀斯特地貌

俯拾皆是的风化岩石、溶洞暗湖

这里,是被称为“铁路桥隧博物馆”,连接宜昌市与重庆市万州区的宜万铁路;

这里,也是湖北省唯一的巡山工区。巡山人们负责对宜万铁路湖北段288公里内铁路旁高山上的危石,进行观察、记录、上报、处置。 

鲁朝忠正是“巡山工”的一员。曾是桥梁工的他,2010年底宜万铁路运营后,便从宜昌来到恩施。

自此,险山危崖、蛇虫荆棘,相伴十年。 

QQ截图20210302153156

——这份工作本来的味道

1月中旬,尚值隆冬。记者一行经过宜万铁路来到恩施,跟随鲁朝忠的步伐,感受了一段巡山之旅。 

一大早,鲁朝忠和4名队员乘着工程车,七弯八拐到达恩施市白果乡某风险点。这是一座与铁路线垂直高度不足100米的小山,鲁朝忠称它为“云雾山”,网络地图显示是空白。 

上山无路,地上还积了一层霜雪,潮湿打滑。鲁朝忠拿着镰刀开路,砍掉荆棘和树枝。陡峭的山壁和被动防护铁网相夹,构成了仅容一脚宽的“小路”。  

QQ截图20210302153204 

走完一段,抬头看去,前面是呈80度的陡坡,记者心中打颤。鲁朝忠说:“即使是专业的驴友,也很难爬得上去。”记者无奈,只得原路折返。  

鲁朝忠则和队友仅用了20分钟上山下山,完成了常规巡查。他告诉我们,这座山不大,还有防护网借力,算是比较好走的。宜万线上很多山完全没路,有的危石立在山顶,看着不远,走却要花几小时,绕行攀爬甚至要花上大半天。  

全线像这样需要巡查危石的山头,共有207座。  

尽管山区的冬天格外寒冷,但却是鲁朝忠和巡山队员最喜欢的季节。“若是到了春夏,山里是不敢带你们来的。”鲁朝忠笑着说。那个时候雨水多,山上背阴面湿滑无比,一不小心就会摔跤。 

鲁朝忠抬起左手,手背上一道贯穿伤形成的疤痕触目惊心。  

2014年8月的一天,他和工友周春杰一起巡山,因为需要处理一处危石,他们二人各背着几十斤重的设备上山。完成作业下山时,走在半途的周春杰,突然听到一声低吼,紧接着是重物滑落的声音,他意识到跟在后面的鲁朝忠滑倒了。 

“旁边是几十米的悬崖,一旦掉下去无法想象。”只在一瞬间,鲁朝忠就下滑了五六米,周春杰扔掉负重,一把抱住向下急落的鲁朝忠,最终有惊无险。

鲁朝忠右手紧抱设备,左手在慌乱中被一块尖石刺穿,血流不止,留下了这道疤。鲁朝忠说:“这些都是小伤,没什么大碍,哪个巡山工身上没有上十处伤。” 

QQ截图20210302153214

工友们谈到这些也都淡然一笑。相比路险坡急,他们对夏天的蛇虫更为忌惮。 

铁路沿线有一段穿过五步蛇保护区。“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唐代柳宗元《捕蛇者说》中描述的便是这种剧毒无比的蛇。 

一次巡山途中,鲁朝忠在前方开路。 

“蛇!”一位工友突然惊呼。鲁朝忠慢慢停步,缓缓回头,一条一米左右的五步蛇盘成一团,抬起了三角形的脑袋,吐着信子,盯着鲁朝忠的腿,蓄势攻击。鲁朝忠惊出一身冷汗。 

万幸的是,对峙一段时间,毒蛇放弃攻击,窜入草丛而去。 

而工区里一位1995年出生的小伙子却没有这般幸运。一次巡山时,一条五步蛇咬穿了他的鞋子,最终造成伤残。谈起这件事,一直有说有笑的工友们,神情落寞了下来。  


——最愧对的是家里人 

巡山之旅的第二站,记者来到“长鹰坝一号隧道”山脚边。隧洞口上方的山壁上,开凿出了一条“之”字形勘察阶梯。鲁朝忠说:“如今,这种方便我们勘察危石的阶梯越修越多。” 

隧洞斜上方,两个十几米见方的巨大山石凌空耸立,山石正下方形成一大片空洞,由几根人工浇筑的水泥石柱支撑着。鲁朝忠指着两块如山的巨石说:“这是1级风险危石,是最大的风险级别。” 

据介绍,两处危石没做人工支撑前,每年都会朝铁路方向塌陷一点。风险等级评估为1级后,必须安排人员24小时就地值守,直到专业队伍施工排险。这种值守,往往要持续数月。 

QQ截图20210302153228

2011年春节前后,鲁朝忠曾负责榔坪段风险点的值守,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值守。值守责任重大,要随时评估风险,接听列车司机询问,确保铁路安全。值守的10天,他每日只能吃方便面。

除夕之夜,他兴致勃勃地用各种口味的方便面,摆了一桌年夜饭。乐观的鲁朝忠,却在给妻儿的电话中落了泪。

他说:“心里最愧疚的,还是对老婆、孩子。”

鲁朝忠的家在宜昌,虽然离恩施不远,一年到头依然聚少离多。家里的事,他基本帮不上,全靠妻子。曾经答应儿子,高考前一定回家陪伴,却因抢排隧道险情无奈错过。远在四川老家的父母,头疼脑热、生病住院,鲁朝忠更是难得尽孝心。

顾家难、相聚难,是每个巡山人心中的酸楚。他们的付出,带来的是更多旅客的家庭团圆。

 

——胆大、心细、眼光辣

在巡山途中,每一块危石,鲁朝忠都能很详细地说出它的基本情况:风险级别、近年差异、裂纹多了几条,又深了几许。面对这些危石,鲁朝忠如数家珍。 

巡山初期,全线被定为危石的共有300多处,风险各异。没有经验可借鉴的鲁朝忠,只能以勤补拙,每个月都要把它们一一“问候”到,“要经常看看,不然它们要闹脾气的。”鲁朝忠笑着说。时间长了,他辨石的经验越发老到。 

十年巡山,鲁朝忠总结出“一拍、二插、三查”的危石缝隙辨识法,和“锤、垫、锚、拉、封”的小风险危石处理法。这些本事成了巡山工区口头相传的活教材。 

QQ截图20210302153239

对年轻的工友,鲁朝忠既是师傅又是大哥。工区新来的95后小伙子,家住平原,不太适应山区作业,巡山时摔跤成了家常便饭。鲁朝忠和工友开玩笑,喊他“摔跤”冠军。但巡山时,鲁朝忠总是挨着他,潜心传授多年的攀山经验,几步一回头地询问:“脚踩实没?手抓牢没?” 

高空作业,鲁朝忠总是自己上,怕别人出危险。在高桥坝隧道的岩壁上,鲁朝忠身挂安全绳,一步一步沿着几乎90度的岩壁朝下移动,查看岩壁上的危石。身下几十米,是一座横架在百米深崖上的铁路桥,绝壁之上他如履平地,每一次落脚,每一步踏足都有条不紊、熟练轻松。

 

——吃过苦后是回甘

 “忆苦”,鲁朝忠总是显得很费力;“思甜”,才是他最喜欢的事儿。 

在一班巡山工眼中,每次巡山都有不一样的风景。“恩施风景如画,别人游山玩水花钱,我们游山玩水拿钱。”鲁朝忠说。 

让鲁朝忠和工友更有干劲的是,他们工作的价值被看到。 

从桥梁工到巡山工,鲁朝忠在艰苦的岗位扎根数十年,所在工段未发生一起事故,他先后获得全国铁路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中国梦·劳动美”最美职工等荣誉。 

宜昌综合维修段工会副主席刘勇告诉记者:“宜万线在鲁工长的带动下,各个工种、工区都涌现了一批懂技术、能吃苦、肯奉献的优秀工人代表,其中有不少90后、95后。‘宜万精神’在全段,甚至是整个铁路系统内形成了一股独特的感召力。” 

说起将来的日子,今年47岁的鲁朝忠笑着说:“再干个9年吧!”。作为特殊工种,55岁就面临退休的鲁朝忠,打算就在这儿一直干到底:“现在工作环境越来越好,就当锻炼身体了。” 

QQ截图20210302153247

在高桥坝隧道洞口巡山时,一列列动车来往穿梭,它们进入或开出隧道时,鲁朝忠正挂着安全绳在列车的头顶上巡查危石。他的身影没有旅客会注意到,但正是有千千万万这样的铁路人默默负重前行,才有了亿万旅客的归途平安,才有了中国速度的行稳致远。(党员生活全媒体记者 李新龙 冯杰 摄影 张博伦 通讯员 孙秀伟)

《党员生活》2021年第02期·上 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