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援疆故事∣湖北:12对夫妻教师“家庭组团式”援疆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日期:2021-01-16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湖北是最早实施教师“组团式”援疆的省份。现有228名援疆教师中,有这么一群特殊群体,他们和自己的爱人、家人一起“组团援疆”。目前,有12对夫妻教师在博州、五师支教。他们在生活上相互扶持,在教学上相互砥砺,在感情上相濡以沫,让自己的爱情之花在边疆绽放。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群援疆人……湖北对口支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21年来,先后有8批援疆教师压茬接力、薪火相传,用怒放的生命点亮边疆各族孩子的希望,谱写了一曲曲民族团结、鄂博情深的动人华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湖北第八批援疆教师黄永福清晰地记得:9月14日凌晨,他从黄石老家乘车一个多小时抵达武汉天河机场,和来自全省各地的援疆专业技术人才会合后,乘机直飞5个小时抵达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首府博乐市,再乘车一个小时才抵达自己支教的阿拉山口中学。这段行程全长4000公里,恰似八千里路云和月。

到阿拉山口工作两个多月以来,黄永福逐步适应这里的生活,他对阿拉山口最大的感受就是风大、人少。处在阿拉套山和巴尔鲁克山的豁口,这里每年刮8级以上北风的日子超过150天,经常吹得人走不动路。当地人戏称:“每年只刮一场风,但从春刮到冬。”

比起“风口浪尖”的自然环境,更让黄永福难以忍受的是孤独和寂寞。作为边境口岸,阿拉山口市常驻人口仅有1万多人,走在路上往往半天看不到一个人。白天上班和学生们在一起还好,夜深人静时,他一个人独坐家中,风沙拍打着门窗呼呼作响,孤独寂寞感油然而生。今年国庆恰逢中秋,当晚翘首南望,看明月出天山,天涯共此时,他心中满满的都是对家人的思念。

a_535063319971622912

向畅老师在教特殊学校的孩子跳舞

来自宜昌的土家族姑娘向畅,作为湖北省第七批援疆教师来博州特殊教育学校已经支教两年多了,从“吊脚楼”到“蒙古包”,现在,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里的人非常好客,每逢节假日,学校举办联欢活动,你教我唱蒙古族长调,我教你跳土家族摆手舞,大家相亲相爱犹如一家人。”向畅说。有一次,一位蒙古族朋友唱了一首歌曲《鸿雁》,顿时勾起她的思乡之情,想到留在家乡只有3岁多的儿子时,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的爱人我的团

湖北是最早实施教师“组团式”援疆的省份。现有228名援疆教师中,有这么一群特殊群体,他们和自己的爱人、家人一起“组团援疆”。目前,有12对夫妻教师在博州、五师支教。他们中,既有丈夫先援疆3年,然后动员妻子一起来援疆的袁磊、黄红艳夫妇;也有虽同在博州但在不同县市学校工作,只能周末见一面的陈正洋、吴爱华夫妇;既有孩子上大学了,夫妇二人怀揣梦想来的刘涛、晏庆丰夫妇,也有小孩才上幼儿园、小学,一家3口“组团援疆”的赵勇、向彩琴夫妇和曾铮、黄贞珍夫妇……他们在生活上相互扶持,在教学上相互砥砺,在感情上相濡以沫,让自己的爱情之花在边疆绽放。

a_535063324568580096

毕芳冰老师在给学生辅导

在博州实验中学任教的湖北大悟思源实验学校的毕芳冰老师是最特别的一位,她带着爱人,分别3岁和1岁的两个儿子,还有婆婆,一家三代5口人“组团援疆”。“我们县历来都是从最好的学校选最强的老师援疆,今年县里要选派一位中学地理老师,校长征求我的意见,作为地理专业教师,到新疆走一走、看一看一直是我的梦想。但家庭现实困难摆在那里,爱人开店做生意不能离开,两个孩子需要人照顾。”毕芳冰说,征求家人意见时,没想到平时话不多的爱人只说了一句“一切随你”,便关了收入不错的门店,还给母亲做工作,一家人来到新疆。“来博州两个多月了,我爱人每天早出晚归靠打零工有点微薄收入,但他仍无怨无悔支持我,我很感谢他。”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年,湖北实施“名校嫁接”工程,让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来博州办分校,这是最早实施教育人才“组团式”援疆的学校。目前,有33位湖北老师在这个学校支教。据介绍,该校一本升学率从去年的48.2%提高到今年的62.1%。

a_535063328829992960

孙红霞老师疫情期间给孩子辅导

今年是孙红霞老师在华师一附中博州分校工作的第五个年头。2018年,在第一次援疆3年服务期满后,她主动申请再干一届。“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从大城市到小城镇,背井离乡,环境艰苦,开始还真不适应,但这里的同事都非常关心我、照顾我,逢年过节邀请我到他们家里做客,我们同抓一碗饭、同吃一个馕,关系非常融洽。这里的孩子特别单纯,看你的目光像赛里木湖水一样清澈。”孙红霞说,多年的援疆工作让她深深地爱上这里,博州已成为她的第二故乡。

经过深思熟虑,孙红霞决定留下再援疆3年。“这一届,我一直担任高三年级班主任。由于怕耽误孩子们的学习,今年春节我没有回武汉。”孙红霞说,因为疫情阻隔,部分回武汉过年的老师不能按时返疆,她和其他4位高三年级的援疆教师主动承担了加倍的工作量。

结合武汉战“疫”中发生的感人故事,孙红霞给孩子们讲什么叫“家国情怀”,什么叫“守望相助”,什么叫“民族团结一家亲”。“我觉得把我带的班级和孩子守护好,在各族学生中厚植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为国戍边,就是我这辈子作为一名普通老师能够做的最自豪的事情。”

和孙红霞一样,近5年来,湖北省先后有尹才华等5位老师志愿调入博州工作,直把他乡作故乡,从3年援疆变成长期建疆。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群追梦人……正是有无数像尹才华、孙红霞、毕芳冰、向畅这样的援疆教师及其家人的无私奉献,“上学找湖北老师”已经成为博州父老乡亲口耳相传的口碑。援疆教师作为湖北教育援疆和鄂博情深的实践者、见证者,让博州、五师50万父老乡亲、各族群众对湖北教育援疆的获得感幸福感更强烈、更持久……

(来源:《中国民族报》,撰稿:吴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