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小区环境变美,我舍不得走了” 曾都“红色物业”解决居民烦心事

来源:湖北日报  日期:2020-12-18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2018年以来,曾都区把打造“红色物业”作为党建引领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以“红色物业”带动各类主体参与共治共建共享,不断增强居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八里岔社区棉花小区文化墙。 (通讯员 李静怡 摄)

阅读提要

物业服务牵动千家万户。曾都区坚持党建引领,加强基层社会治理,以打造“红色物业”为抓手,按照“自助自治型、社区兜底型、公助自治型、市场运作型”4种方式,有效破解物业服务管理难题,着力解决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和揪心事。

曾都区是随州市主城区,共有41个城市社区,下辖766个小区,分布散乱,结构复杂,管理难、服务难、自治难等问题突出。

2018年以来,曾都区把打造“红色物业”作为党建引领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以“红色物业”带动各类主体参与共治共建共享,不断增强居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八里岔社区棉花小区:

筹资一百余万元整治环境

12月11日上午,曾都区八里岔社区棉花小区院内,沥青路面干净整洁,文化墙清新亮丽,健身器材多种多样,三五老人闲坐聊天,一派安宁祥和。

棉花小区是破产改制企业小区,曾经常年无人管理,又缺少资金维护,长达十余年“遍地污水流、进出难行走、到处是粪堆、环境糟糕透”。

2018年,社区党委以棉花小区为试点,推进“红色物业”创建,筹资100余万元,对基础设施提档升级,拆除乱搭乱建,新建带充电桩的停车棚、公共厕所、老年活动室、红色文化宣传墙,安装门禁系统、电子监控、太阳能路灯等,小区面貌焕然一新。

后续管理如何跟进?党的十九大代表、社区党委书记许旭介绍,社区党委牵头,推选出2名党员和1名党员家属组成的业主委员会,协商业主按照0.35元/平方米收取物业管理费,制定居民公约,聘请保安、保洁人员,为小区居民提供基本的物业管理服务。

“保洁次数、保安考核、谁家有困难怎么帮等等,我们都组织召开居民代表大会,听取大家的意见。”业委会主任余大敏介绍,小区每月都会召开一次物业管理例会,议题广泛,都是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问题。“自己商议解决不了的事,我们就积极向社区反映。”

如今,这种体现业主民意、低费用优服务的自助自治方式,给棉花小区居民带来了更多归属感,大家的精气神回来了。“以前,我们梦想着早点搬出去,找个环境好一点的小区养老。现在,小区环境变美,房价翻番,我舍不得走了!”居民程乐胜说。

7月,业委会开始收取2021年物业管理费,程乐胜第一个交钱。“物业费全部用于为居民服务,从收取到使用,都要征得业主代表的同意,并将收缴和使用明细公布在小区宣传栏。”余大敏说。

通津桥社区幸福小区:

居民难题“四级分解”

平坦的柏油路、多彩的文化墙、规范的停车位……12月13日,走进通津桥社区幸福小区,舒适的环境让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眼前一亮。

幸福小区始建于1996年,是典型的街办企业改制小区,前身是随州市汉东纺织器材厂,有3栋居民楼83户居民。因基础设施老化,小区破烂不堪,一到下雨天,污水就会倒灌,居民苦不堪言。

为改善幸福小区居民生活环境,2019年,社区申请了157万元老旧小区改造项目资金,改造雨污管网,重新布局电线,建设标准停车位,刷黑路面,安装路灯,建设简易绿化带。

与此同时,在社区党委指导下,小区开展“红色物业”创建,选举产生业主委员会,建立健全党组织,为党员设岗定责,及时掌握并解决居民的痛点和难点,彻底改变小区无人管理的状况。

社区党委书记包俊东介绍,辖区内共有12个小区,已建立“社区党委-网格党支部-小区功能型党支部-楼栋党小组-党员中心户”五级党组织构架。社区创新实施“四级分解”服务制,为居民解决困难和问题:通过小区微信群,群众反映的诉求首先由业委会或楼栋长来处理;处理不了的由网格员上门解决;网格员不能处理的上报社区包片干部协调处理;包片干部处理不了的,上报社区党委统筹解决。

幸福小区党支部副书记、业委会副主任陈德芳介绍,幸福小区实现业委会自管,小区党支部参与工作,楼栋长和党员中心户充分发挥作用。今年入户收集民情9件,在小区党支部、业委会的协调下,都得到了解决。

小区居民李世友和90岁的老母亲以前住在土坯房里,下雨天存在安全隐患。由于小区处于主城区,办理改建手续复杂。业委会将情况反馈到社区后,经过多方协调,今年11月终于办妥了在原址重建的手续。目前,李世友的新房子已经封顶,年内即可入住。

孔家坡社区科普示范公寓:

对“空巢”老人上门服务

孔家坡社区科普示范公寓是一个还建房小区,有高层住宅10栋,入住近2000人,曾经长期无物业公司管理,垃圾无人清运、车辆乱停乱放等问题突出,经常有居民到社区投诉。

痛定思痛。2013年,社区成立物业公司,为辖区无人管理的小区提供服务。2019年,成立物业公司党支部和“红色物业管理中心”,在每个居民小组设立分中心负责卫生和绿化工作,相关费用由居民小组集体收入承担,居民只需承担少量物业管理费。同时成立协调委员会,培育社会组织,通过专业服务提升服务质量。

孔家坡社区是村改型社区,有不少留守老人。物业公司统筹科普示范公寓物业管理人员、小区党员和下沉干部力量,针对“空巢”老人、困难家庭等特殊群体,开展“敲门行动”,上门提供“一对一”精准服务,形成一支平时参与志愿服务,战时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应急服务队伍。

82岁的小区居民蒋正才老伴去世后,常年一个人在家。物业服务人员定期上门询问有什么困难和需求,还免除其物业管理费用。蒋正才说:“物业人员非常关心我,逢年过节给我送食物和生活用品。平时有困难打个电话,他们就会帮我解决,还经常到家里来陪我聊聊天,一个人在家也不觉得寂寞。”

“小区物业管理的阵痛最终会传递到社区,最终还是要由社区来处理。与其这样,还不如社区主动承担小区物业管理工作,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社区党委书记李峰说:“依靠党组织介入小区物业管理,管理有依靠、有方向,从只关心小区事务到关心人情冷暖,完成了物业管理思想上的转变。”

新闻背景

曾都“红色物业”的4种类型

● 市场运作型

在物业企业进驻的商住小区,加强对物业企业和物业服务工作的领导,加快组建物业企业党组织和业委会党组织,开好“三方联席会”,推动物业服务人性化、精细化、标准化。

● 公助自治型

在列入老旧小区改造项目的小区,与基础设施改造升级同步物色热心党员和业主代表,成立小区党支部,筹建业委会和业委会党支部,推动形成小区党支部、物业公司、业委会(业主代表)、下沉党员等共商共治共管,确保基础设施和物业服务“双升级”。

● 社区兜底型

在经济实力雄厚的村改型社区,社区党委主导成立公益性物业服务公司,集体出资升级基础设施,保本经营为辖区内自管小区、还建小区提供物业服务。

● 自助自治型

对暂时没有列入改造项目的老旧小区,党组织牵头,党员带头,成立业主委员会,完善居民公约,自筹资金改善居住环境,自聘保安、保洁、绿化等人员,为小区居民提供基本物业服务。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赵良英 通讯员 张立 李静怡 胡洪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