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石军伟:统筹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

来源:湖北日报  日期:2020-11-10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提出,要“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这是党中央在新的历史条件和发展格局下,根据国际国内形势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我国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并促进经济体系优化升级,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阅读提要

产业基础的厚度,决定了一个国家和地区产业体系的高度,产业基础的素质影响着现代产业体系的整体素质和综合竞争力。

产业基础高级化是产业链现代化的前提与条件,产业链现代化是产业基础高级化的现实成果与最终体现,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割。

技术创新能力是衡量产业基础质量水平的重要标志。应加大对产业基础体系的创新投入,要将提升基础研究能力作为构建产业创新生态系统的重中之重。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提出,要“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这是党中央在新的历史条件和发展格局下,根据国际国内形势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我国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并促进经济体系优化升级,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产业链现代化是产业体系现代化的延伸与细化

产业基础是产业体系形成和优化发展的底层结构部分和基本支撑要素。产业基础既包括了为国民经济运行提供基本生产资料(如能源、粮食、教育、原材料等)的产业部门支撑,也包括了为生产活动提供底层结构部分的产业要素支撑,如劳动力、资本、设备、技术等。国内外的经验一再表明,产业基础的厚度,决定了一个国家和地区产业体系的高度,产业基础的素质影响着现代产业体系的整体素质和综合竞争力。没有强大的产业基础体系,也就不可能有强大的自主创新能力体系。以工业部门为例,基础零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基础技术、基础软件等“五基”就构成了工业基础的基本架构。中央一再强调的产业基础高级化,就是指“五基”等基本支撑要素和底层结构部分对现代产业体系发展的供给能力和自我保障能力的提高程度。这也应该是产业基础能力的基本内涵。当然,我们也可以从社会生产流程角度出发,将产业基础能力划分为基础理论研究能力、基础应用研究能力、基础技术产业化能力三大类。基础理论研究旨在对原创性理论领域实现重大突破,是一个国家产业能否“领跑”其他国家的能力源泉,基础应用研究则旨在对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的开发和突破,是推动产业体系技术突破的关键环节,基础技术产业化侧重于新兴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是技术创新与管理创新综合突破的必由之路。因此,“五基”强不强大,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产业体系的整体健康水平和信心水平,而三类基础能力健不健全,则是对一国产业创新体系综合实力的直接体现。

产业链是指各个产业部门基于一定的投入产出关系、逻辑关系和时空布局关系而形成的一种链条式关联形态。产业链的本质是一种跨产业的技术经济关联,一般可以从价值链、企业链、供需链和空间链四种维度予以考察其运作形态,反映了不同产业部门之间分工合作、互补互动和协调运行的逻辑机制。产业链描述了产品或服务生产运作的全过程,从原材料、能源动力、产品研发、零部件、中间投入品、最终品制造,到流通、营销和消费,是价值创造、生产过程、价值交换和价值实现的统一整合。产业链现代化是产业体系现代化的延伸与细化,其根本内涵是根据现代产业体系的演化规律与发展趋势,通过应用先进科学技术和创新产业组织方式对传统产业链进行改造和升级,使得产业链体系更为完善且更具生产力。对一个国家来说,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的提升意味着该国对产业链的自主建设能力、向上游攀升能力和领导控制能力的提升,是该国产业体系全球竞争力持续改善的实体保证和现实体现。

不难看到,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产业基础高级化是产业链现代化的前提与条件,产业链现代化是产业基础高级化的现实成果与最终体现,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因此,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与提升产业链现代化这两项重要工作,必须系统谋划,并行联动,统筹推进。

“缺芯”“少核”“弱基”的困境需要突破

改革开放以来,通过迅速融入国际产业分工体系,我国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不仅制造业规模居全球首位,产业基础能力得以快速改善,高级化水平也在不断提升。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兴起,我国在5G等领域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基础应用已经世界领先。但客观地讲,与世界一流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经济体,产业基础高级化还面临着较多的挑战。

从总体上看,我国在许多基础领域还没有掌握自主核心技术,产品的质量和性能相较于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这些都对进一步增强我国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和提升国际分工地位形成制约。从产业体系内部来看,各种产业之间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较为明显,突出表现为产业基础薄弱、关键核心技术缺失等方面。核心基础零部件自主可控水平偏低,一些“卡脖子”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仍大量依赖进口。基础设施的服务支撑能力不足,部分产品质量可靠性和一致性差,试验验证能力较弱。部分重大技术装备的质量和性能有待提升,部分基础产品性能、质量难以满足整机用户需求。基础材料方面的部分关键领域存在“无材可用、有材不好用、好材不敢用”的现象,部分关键基础材料、零部件缺失,无法形成有特色、有竞争力的高端产品及系统设备。国产控制系统在高可靠性、高稳定性、高环境适应性等方面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一些主机和成套设备、整机产品“缺芯”“少核”“弱基”的困境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产业基础高级化是一项系统性工程

构筑强大的产业基础能力,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应是未来较为长期的一项重点任务。

加强政策统筹,做好顶层设计,分类实施,顺序突破。产业基础高级化既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也是一项升级再造工程。要坚持政策统筹,坚持应用牵引和问题导向,围绕我国各行业领域产业基础能力的薄弱环节,整合各方资源,分类实施“强基”战略,补齐发展短板。战略实施过程中,可顺序突破,整体推进。首先,政府要引导解决一批“卡脖子”的基础产品和基础共性技术;其次,应引导市场进行产业链要素集中投入,解决“下游不信任上游、上游找不到下游”的应用难题;最后引导各行业挖掘培养“专精特新”冠军企业,从多个行业协同推进,实现产业基础升级。

改革优化制度支撑,聚焦高级生产要素积累。要素体系是现代产业体系的基本单元,现代要素以及组合方式决定着产业基础的素质和质量。产业链的现代化必须强化现代生产要素支撑。在产业基础高级化过程中,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是最为重要的两类要素。因此,既要全面提升创新人才培养质量,又要大力改革人才引进政策,加强科技人才储备。另一方面,要进一步优化科技资源配置,加大融资政策创新和金融服务创新。从“智”“资”两个方面入手,为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提供根本保障。

持续推进产业创新生态系统建设,提升产业综合创新能力。技术创新能力是衡量产业基础质量水平的重要标志。应加大对产业基础体系的创新投入,要将提升基础研究能力作为构建产业创新生态系统的重中之重。建议构建“基础研究+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科技金融+引导本土需求”的全过程科技创新生态链,加强材料、工艺、零部件等多领域创新主体协同研发,探索科技与产业协调、成果和应用互动的新模式,提高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的创新能力。同时,引导本土需求非常重要,这将为基础材料、基础零部件、基础工艺、基础技术和基础软件的本土化自主创新成果的成长提供应用机会。很多新材料、新产品在推向市场之初难以获得证明自己的机会,而机会越少就越难以通过试错进行完善,向高端产品跃升。为此,要从政策上引导和支持大型下游企业,通过分散采购的方式为新产品提供一定的应用和发展空间。这应该作为本国企业在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和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方面的一项社会责任和历史担当。(作者:石军伟,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现代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