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灾害与历史——读《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

来源:湖北日报  日期:2020-10-21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近年来,随着非典、新冠肺炎等疫情的暴发,人们从灾害的旁观者直接沦为全球大流行病的受害者,于是,灾害、疫病等词被更多人提及,成为牵动人心的大事。

□ 溯一

夏明方教授是当代灾荒史研究的代表性人物,作为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主任,他多年来从事灾荒史、环境史、生态史与社会经济史等领域的研究工作,著述颇丰,如《民国时期自然灾害与乡村社会》《近世棘途:生态变迁中的中国现代化进程》等。近年来,随着非典、新冠肺炎等疫情的暴发,人们从灾害的旁观者直接沦为全球大流行病的受害者,于是,灾害、疫病等词被更多人提及,成为牵动人心的大事。

就中国而言,从漫长的文明进程来看,饥荒、地震、旱灾等几乎是历史的常客,就如邓拓所说:“我国历史上累次发生的农民起义,无论其范围的大小,或时间的久暂,实无一不以荒年为背景,这实已成为历史的公例。”所以,灾害不单影响个体的生存状况,同样对国家层面有深远的影响。在夏明方新著《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便呈现了灾荒史背景的“另一个中国”——看似理性、温顺的时代,实则覆盖着危险,正日益显露自己的狰狞之相。为此,他仔细梳理中国灾荒史,资料的搜集范围堪称全面而广阔——从《春秋》开始,至古代最后一部纪传体“正史”《清史稿》,存留了大量关于灾害的史料,它们大多来源于“亲历、亲闻和亲见”,还有不少出自方志、档案以及当时的官书、调查和研究报告等。口述类史料也是该书中的重要内容,有些是亲历者亲笔撰写,有些为亲历者口述、编者代录,还有以座谈会方式进行集体回忆的,有效补充了文献资料的空白。就这样,在互相补充印证的过程中,灾害史以多元、全面的视角加以延伸,俨然形成一种学术性的研究。

题目既以“双相”命名,便已展露出全书辩证、多维的自然观与历史观。它借用了精神心理学界的一个名词,即英文的“bipolar”,指的是“人的心境,是因生物、心理和社会环境诸方面未明元素的交互作用而导致的,在正常、高涨(躁狂)和低落(抑郁)之间往返摆动”,夏明方用“双相”来表征灾害作用的双重性,它可以诉说繁荣与危机的悖论,也能让兴盛与衰亡瞬间转换,展现出某种相对平衡的状态。如此截然对立的两种模式,在生态史中得到互动共存。以古代为例,旱灾是历史上最常见的自然灾害,往往对人类生活影响极深。人们为发展经济,过度开发植被,导致自然界的多样性被破坏,一旦遭遇旱灾侵袭,看似繁华的地域不堪一击,饥饿吞噬了植物,更吞噬了理智,于是招致更大的灾害。于是在循环往复的过程中,人类文明发展的不确定性成为难以遗忘的“灾难记忆”。除去鲜明的思辨性,作者还擅用比较法细分古今体制的变革,单以救灾方式为例,夏明方就针对官方和民间的赈灾手段展开对比,分析救灾主导机构变迁的成因、利弊以及可借鉴之处,对社会发展提出了作为历史学者的思考。

当然,在书写现代社会的生态时,夏明方一如既往地秉持历史学研究维度,并用宽阔、开放的视域审视文明的内在。通过列举具体区域与事件,作者回顾了1942年河南大饥荒、1976年唐山大地震、2003年“非典”疫情,以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从历史学、生态学、环境学等角度深入剖析,探寻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的相互关系。比如,“非典”事件就是典型的成长型危机,它一方面诱发于当时社会运行机制的某种缺陷,另一方面亦是生态系统对人类社会的报复和冲击,所以,夏明方将经济、政治乃至文化纳入话语范畴,用全新的维度解构生态变迁的进程,以此透视历史与社会的发展。同时,他十分注重西方的研究动态和成果实践,譬如贾雷德·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威廉·H·麦克尼尔的《瘟疫与人》《人类之网》等著作,并作出反思:在全球化的大环境里,人们应紧扣人与自然的时代命题,展望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其实,包括疫病在内的各种灾害并不可怕,唯有不断进取,才能面向前方,毕竟,“灾害、死亡、不确定性,与其说是历史的偶然,不如说就是历史的本身;与其说是历史大潮中的一朵朵浪花,还不如说是激荡历史大潮的伟力。它看起来是人类历史的非常态,实际则是自然或社会生态的常态化内在构造之特殊显现而已”。在世界范围内新冠疫情还在流行之际,人类究竟该如何认知灾荒史,在生态中又该如何自处,或许,这部书将启发我们对当下和未来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