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三打侏儒山 铁军震江汉

来源:楚天都市报  日期:2020-09-03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历时两个半月,大小战斗14次,全歼伪一师5000余人,击溃伪二师1000余人,击毙打伤日军200余人。这是新四军第五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影响最广、战果最辉煌的一仗,也是新四军在湖北最大的一场战役。

新四军在鄂最大战役 歼灭日伪军五千余人

三打侏儒山 铁军震江汉

侏儒山战役博物馆大门

傅玉和

北踞汉水,南临长江,侏儒山扼守武汉的西大门,是兵家必争之地。

79年前的秋冬时节,新四军第五师挺进川汉沔地区,发起侏儒山战役。

历时两个半月,大小战斗14次,全歼伪一师5000余人,击溃伪二师1000余人,击毙打伤日军200余人。这是新四军第五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影响最广、战果最辉煌的一仗,也是新四军在湖北最大的一场战役。

79年后,武汉市蔡甸区侏儒山街阳湾村傅湾的一处山头,当年新四军战斗过的遗址矗立着一座铁军亭,纪念“三打侏儒山”的抗战传奇。山脚的侏儒山战役博物馆,迎来一批批前来瞻仰缅怀的后辈,向他们诉说那段峥嵘岁月。

乔装祝寿智取口令

零伤亡奇袭伪三团

从武汉中心城区沿318国道往西行驶,途经侏儒山街阳湾村,会看到右侧的村湾口立着一处牌坊,上面刻着“侏儒山战役博物馆”。

穿过牌坊前行数十米,见一徽式院落,便是博物馆的展馆。博物馆背倚一座小山,新四军攻打侏儒山时,曾在山上驻扎。如今,从山脚修了台阶直达山顶,山顶建有“铁军亭”,纪念新四军第五师三打侏儒山、痛击日寇的英雄事迹。

博物馆是馆长傅建桥等人筹集资金,于2013年建成的。

傅建桥的父亲傅玉和出生于傅湾,曾担任新四军第五师第15旅侦察参谋。在侏儒山战役的前期情报工作中,傅玉和发挥了关键作用,他的传奇故事至今仍在当地流传。

1941年9月,10万日军进犯长沙。同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趁日军兵力空虚,新四军第五师决定派兵力深入敌后,开辟川汉沔地区大片根据地。第十五旅政治部主任张执一受命带一营兵力率先深入敌区,他的主要打击目标就是伪定国军第一师汪步青部。

汪步青是沔阳(今仙桃)西流河人,黄埔五期生,曾以抗日之名招兵买马,后又投靠日军。傅玉和曾受中共地下党朱长江安排,混入汪步青部队。

傅建桥说,父亲身高超过1.8米,自幼习武练拳,性格豪爽又有胆识,在汪步青部队受到赏识和重用。

后来,傅玉和因得罪日本人,离开汪步青部队,在朱长江的介绍下加入新四军。张执一任命傅玉和为第十五旅侦察参谋,为战役打响做准备。

傅玉和与汪部传令排排长朱月堂是同乡,两人私交甚好。一开始,傅玉和冒险回到汪部,谎称自己改行在汉口经营布匹,要和司令部做军需生意。在此期间,傅玉和从朱月堂处获取了排以上军官名单。直到他从司令部悄悄拿走日本人的军用地图并成功撤离,这才暴露。

根据傅玉和提供的情报,张执一决定拿驻守在东至山(又名东子山,位于侏儒山街东山村)的伪一师第三团开刀,并命令傅玉和设法获取伪三团的口令。

口令每10天一换,藏于信封,火漆封口,由朱月堂保管。此时,傅玉和已暴露,要接近朱月堂并非易事。傅玉和想到,朱月堂的母亲即将过六十大寿,便乔装打扮一番,于寿诞前一日登门送礼。寿宴在朱月堂伯父家办,汪步青提前派了不少警卫把守。见到傅玉和,朱月堂大吃一惊:“到处都在抓你,你跑来干吗?”

傅玉和苦心劝说,还保证护朱月堂家人安全,朱月堂这才取出口令,并誊抄了一份。傅玉和获取口令,连夜渡过索子长河,返回位于夹山周湾(今索河街金龙村)的新四军驻地。

11月17日晚,针对伪三团的斩首行动开始。傅玉和、朱长江等8人组成的手枪队为前部,3个连的兵力紧随其后。傅玉和等人凭借窃取的口令,突破三道防线,直捣伪三团的团部。团长汪波扬从被窝里惊醒,撇下姨太太,往后山逃窜。我军不费一枪一弹,俘获伪军百余人,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两挺、轻机枪三挺、驳壳枪七支、步枪百余支。部队随后按原定路线撤退,在途经东山桥时,才听到后方山上传来伪军的枪声。

保全村庄牺牲自己

抗日英烈血染索河

蔡甸区索河街,因流经该处的索子长河而得名。来到集镇,一打听朱立文烈士墓,餐馆老板手指东边:“就在前面的嵩阳路边,我们都知道。”

来到嵩阳路,穿过一小片密林,一处烈士陵园豁然出现在眼前。陵园内的墓碑上,刻着“革命烈士朱立文同志之墓”。

这是朱立文的衣冠冢,他的遗体则永远长眠于两公里外的索子长河中。

朱立文是广西百色人,曾担任周恩来的参谋,生前系新四军第五师第十五旅副旅长兼四十三团团长,他也是抗战中在鄂牺牲的新四军最高将领。

傅建桥介绍,1941年12月,第十五旅二打侏儒山。朱立文率部打下了桐山头、裴家山等敌据点,并向永安堡敌纵深进攻时,蔡甸、奓山、檀树的日军向伪一师增援,并占领九真山隘口我军阵地,切断我军退路,朱立文亲自端着轻机枪率部夺回阵地,之后又率部撤退。

傅建桥说,朱立文率部队撤退到一个名为铁李甲湾的村湾,需要横渡索子长河才能摆脱追击。如果他以村湾为依托进行阻击,等到天黑后再渡河突围,应该没多大问题。但在村湾打仗会让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受损失,朱立文放弃了这个计划,决定向索子长河撤退。

在索子长河边,朱立文让战友先渡河,等到自己带着一个排和通讯班渡河时,敌军已逼近。最后,朱立文和通讯班战士在渡河时受到敌人火力猛攻,血染索子长河。

傅建桥说,新中国成立后,当地政府一直想办法打捞朱立文和战友的遗体未果。1963年,有人从索子长河打捞出一个牛皮包,经傅玉和确认,是朱立文的遗物。当地政府就在嵩阳山脚为朱立文立了衣冠冢,纪念英烈。

伪造书信施反间计

火攻胡家台歼日寇

1942年1月,新四军向伪军发起多次进攻,汪步青的伪一师惨败。傅建桥说,汪步青溃败,张执一的反间计起了很大作用。

汪步青其实对日军也有防范之心,张执一利用这一点,决定离间汪步青和日军之间的关系。他请人模仿汪步青的笔迹,伪造了汪步青和新四军来往的书信。

“这一招叫蒋干盗书。”傅建桥说,就在张执一犯愁如何将信送到日本人手中时,“蒋干”自己找上门来了。

张执一是蔡甸奓山人,他有两个私塾时的同学突然来到汉川汈汊湖拜访他。其实,张执一早知道这两个同学为日本人办事,他让警卫员将来人安排在自己的住房,然后借故离开。房内摆放了许多伪造的信件,警卫员暗中观察,发现两人偷拿了其中一封信。

张执一得知后,确定反间计要成功了。果不其然,新四军在进攻伪一师时,日军和其他伪军一开始并没有帮忙。直到伪一师主力部队被歼,汪步青仓皇逃跑,日军和伪军才知中计,派兵增援。

新四军第五师十三旅旅长周志坚也派出两个营加入战斗。1942年2月,一百多名日军进入沔阳西流河胡家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周志坚率部连夜奔袭,将日军围困在村里一处祠堂内,但两次攻入祠堂都被打了出来,双方呈僵持状态。在村里老百姓支持下,2月3日晚,我军战士搬来柴草、芦苇将祠堂围住,并灌上燃油一起点燃,100多名日军葬身火海。

“因为日军派了大量兵力增援,我军战略性转移,撤离了胡家台。”傅建桥说,最后从祠堂生还的日军不到10人。

如今,位于仙桃市西流河镇的胡家台抗战遗址,已建成抗战纪念碑和纪念馆,成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楚天都市报记者 满达 见习记者 尹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