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血战田家镇 保卫大武汉

来源:楚天都市报  日期:2020-09-03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记者走进武穴市(原广济县)田家镇。时过境迁,硝烟早已散去,当年抗战遗迹也难以寻觅。林立的厂房、高耸的烟囱,今天的工业小镇蓬勃发展。岁月静好,鲜花代替了战火,笑语代替了哭泣,和平代替了硝烟……

军民同战阻击日寇 拖延敌军进犯步伐

血战田家镇 保卫大武汉

古树上悬挂着警世钟,警钟上刻着“不忘国耻 警钟长鸣”

田家镇对岸的半壁山

1938年9月15日爆发的田家镇保卫战,是武汉会战中最为辉煌而惨烈的战役之一。山河破碎,烽火岁月。1.7万名中国军人,在田家镇阻击日寇,展开武汉保卫战,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首抗战壮歌。

抗战胜利75周年纪念日前夕,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进武穴市(原广济县)田家镇。时过境迁,硝烟早已散去,当年抗战遗迹也难以寻觅。林立的厂房、高耸的烟囱,今天的工业小镇蓬勃发展。岁月静好,鲜花代替了战火,笑语代替了哭泣,和平代替了硝烟……

楚江锁钥

位于长江北岸的田家镇,坐落于九江上游约65公里,武汉下游150公里。这里江面狭窄,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山势延绵,号称十里关山。它背靠沿江绵延的阳城山,同南岸的半壁山隔江相峙,以山锁江,互为犄角,是从长江进入武汉之咽喉,自古就有“楚江锁钥”之称,被誉为“武汉第一门户”,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由于长江到此突然收窄,两岸相距只有500米左右,故有“划船过江十八桨”之说。田家镇与半壁山要塞乃古战场,当年太平军西征大军与湘军在此鏖战,杀得昏天黑地。最后湘军以熔炉大斧断掉太平军横江铁链,大败太平军西征军夺得了上游水路优势,为灭亡太平天国取得了先机。

9月1日,记者从347国道进入锁江路,来到江边一条小道,加高的堤坝上,竖立着“太平军炮台旧址”石牌。登上堤坝,长江浩浩荡荡,对岸就是巍峨的半壁山。

“这里也是田家镇要塞保卫战旧址,江面宽度不足500米,当年中国守军阵地就在这里布阵。”田家镇兰州社区副书记李得明告诉记者,1973年,10岁的他曾在江边看到过碉堡、战壕。战壕由低到高分为三级,几百米长,约1.5米宽,1.6米深,碉堡有4米多高。可惜,这些抗战遗迹后来被毁,没有保留下来。

军民同战

1938年,日军占领南京、安庆、九江后,沿江西犯,田家镇成为拱卫武汉的最后屏障。在攻占鄂东黄梅、广济之后,日军以海陆空三军7万兵力沿江而上,兵锋直指田家镇、半壁山要塞。日寇来势汹汹,这处古战场再次血雨腥风。

田家镇的得失,直接影响武汉的安危。中国守军重兵布防。陆防方面,调集5个师的兵力沿江设置了两道纵深防线。江防方面,调集7200名炮兵驻扎在长江两岸。

熟悉这段历史的武穴市党史办原副主任程瑞库介绍,1938年9月15日,要塞外围防御战正式打响。日军不仅出动了飞机、军舰对中国守军的阵地狂轰滥炸,还惨无人道地施放毒气。从9月17日至28日,敌军平均每天对田家镇投下各型炸弹1500多枚,给缺乏有效防空火力掩护的中国守军造成很大损失。田家镇海军和炮兵在工事和阵地几乎被摧毁的情况下,克服连续作战得不到有效补给和支援等种种困难,拼死抗击,常常战至伤亡殆尽。

胶着的战况牵动着当地百姓的心,中共广济县抗日武装组织带领青壮年运输队、担架队、救护队出没在山间小路上,奔忙于硝烟战火中,运送伤员、送饭送菜。

钱炉村村民贾明舜是中医世家,小时候经常听长辈说起这场血战。他告诉记者,开战4天,伤员就达千余人,他的爷爷奶奶帮伤员包扎、清洗伤口,大伯、父亲和村民运送伤员。村民潘耀全在抢救伤员时腿部中弹,咬牙坚持背着伤员从前线回村,后来落下终身残疾。

重创日军

田家镇之战中,中国军人打出了威风。程瑞库记载的一段激战细节,让后人读后动容振奋:9月20日,为了攻克无名高地,第103师调集3个营组建奋勇队。所有队员脱去上衣,拿起大刀一鼓作气冲上山头,黑暗中混战在一起,难分敌我,于是碰到穿上衣者,默不作声上去便砍。一场厮杀下来,阵地上竟然留下了500多具日军尸体。

程瑞库介绍,战役中后期,日军在海军和空军方面的压倒性优势逐渐显现。在日军的毒气弹和飞机舰炮轰炸下,中国军队损失严重。驻守阵地上,硝烟弥漫,厮杀声响彻山谷,血肉横飞,鲜血染红了泥土。

历时15天的田家镇保卫战中,歼灭日军近9000人,但中国军队亦付出惨重代价,伤亡1.7万人,其中第2军施中诚的第57师和郑作民的第9师几乎全军覆没。不忍舍弃兄弟的龙子育团长,为掩护大军安全撤退和战士们一道战死。

田家镇要塞之战是武汉会战期间最惨烈的一役。尽管兵力悬殊,但中国守军将士浴血奋战,重创了日军的锐气,消灭了敌人有生力量,保证了武汉的物资人员得以有序地撤离。

警钟长鸣

田家镇保卫战结束后,广济县百姓纷纷前往战场,含泪收殓殉国中国将士遗骸,并在大法寺镇五福寺内设立民族英烈纪念碑,以祭奠战死疆场的英灵。

时光流逝,当地人从未忘却这段历史。战斗早已结束,枪炮声、战士的杀喊声却仿佛还在耳际回响。

1950年,五福寺改建为翟畈中心小学,抗战将士墓碑保留了下来,这里也被授予“武穴市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英灵的墓碑静静矗立,纪念碑上的“五福寺前后山脉抗战阵亡烈士永垂不朽”金黄大字,提醒着国人,这里曾是将士们抛洒热血的地方。9棵百年樟树参天蔽日,一棵古树上悬挂着警世钟,警钟上刻着“不忘国耻 警钟长鸣”。

翟畈中心小学校长张明启介绍,每逢重大纪念活动,学校都会举行纪念活动,讲述背后的抗战故事,向抗战烈士敬献花篮,默哀并敲响警钟。

曾经饱受苦难的田家镇人,现在过上了安宁的生活。每年,东畈村73岁的村民田洪咏都会来到将士墓碑前,烧香祭奠。战争中,他的爷爷被日军的炸弹炸死,父亲被炸伤。和平年代,他对牺牲的战士充满敬意。

历史将永远铭记中华儿女浴血保卫田家镇要塞的悲壮一幕!(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闪 见习记者 张奇 通讯员 郑晓康 文建华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中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