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把英雄战旗插在堤坝上——记奋战在抗洪一线的驻鄂空降兵

来源:湖北日报  日期:2020-08-06   编辑:黄梦田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今夏,洪水来袭,年轻一代的官兵闻令而动,驰援抢险一线。他们用年轻的肩膀,扛起如山的家国责任。他们蹚泥水、睡大堤、斗风雨、战高温,以铁一般的坚强意志,把上甘岭部队的英雄战旗插在堤坝上。

英雄战旗在堤坝上飘扬。(通讯员 刘兴锴 摄)

68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军第十五军,坚守缺水断粮的坑道43天,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将一面布满381个弹孔的战旗,插上上甘岭主峰。

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听党指挥、英勇顽强、艰苦奋斗、团结友爱、严守纪律”的上甘岭精神。

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军第十五军到和平年代重新组建的空降兵部队,红色基因代代传承,英雄的官兵一批又一批。

今夏,洪水来袭,年轻一代的官兵闻令而动,驰援抢险一线。

他们用年轻的肩膀,扛起如山的家国责任。

他们蹚泥水、睡大堤、斗风雨、战高温,以铁一般的坚强意志,把上甘岭部队的英雄战旗插在堤坝上。

闻令而动——

挺身守护家国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

400里荆江,险在洪湖。

连续多日暴雨,让洪湖水位急速上涨。

洪湖告急!

7月9日凌晨0时36分,驻鄂空降兵某旅驻地。

紧急集合的哨声,划破夜空的宁静。睡梦中的官兵们条件反射似的,迅速从床上爬起。

集合场上,灯火通明。

此时此刻,前一天下午出发的1000多名战友,已在黄梅县考田河溃口奋战6个多小时。

昨天,他们还是父母呵护下的孩子;今天,他们已成长为守护家国的脊梁。

凌晨2时20分,集结完毕的500名官兵们乘坐一辆辆卡车,向洪湖方向疾驰。

车上,25岁的一班班长于茂盛悄悄打开手机,退掉了买好的往返机票。原本,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飞回山东济南老家休假。

“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就应该挺身而出。”于茂盛说。

清晨5时53分,官兵们抵洪湖市境内。顾不上吃早餐,他们分别赶赴洪湖新滩镇沙套湖、洪湖三八湖圩堤,迅速投入转移群众、抢筑子堤、加固堤坝的战斗中。

连续奋战5天后,7月14日,官兵们又转战洪狮大堤,紧急处理堤坝侧移险情。

7月19日,麻城举水河一处河堤发生200米脱坡险情,空降兵部队再次紧急出动“黄继光连”100余名官兵,傍晚赶到现场。他们连夜奋战,守护了河堤安全。

哪里有险情,他们的身影就出现在哪里。

英勇顽强——

轻伤不下火线

7月11日15时许,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洪湖三八湖圩堤。

300名抢险官兵挥汗如雨,齐声高唱“空降兵战歌”。激越的歌声,响彻大堤。

“如果现场开始拉歌了,就说明大家的体能已到了极限。”现场,一位战士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背着20多公斤的工具包,25岁的庄臣沿着1750米圩堤来回奔走20多趟。

疏导现场交通,提醒战友注意安全;拿着刀、钳等工具,帮助战友铺设防水布,处理战友身上的磕碰伤。作为抢险现场的安全员,庄臣的工作繁忙琐细。

工作间隙,他还要参与扛砂袋。迷彩帽下,一张脸黢黑泛红、满是汗水,两条胳膊被深度晒伤,布满豆大水泡,双肘部位皮肤被砂袋蹭破了巴掌大一块。

“赶紧休息处理一下,别把胳膊搞严重了。”指导员提醒他。

“好。”庄臣扛着两个砂袋,嘴上应着,小跑着走远了。

“要尽可能往前赶,为下一个可能出现的抢险任务争取时间。”庄臣说。

7月22日,在记者面前,不满20岁的蒋桃还有点腼腆。但在战场上,他就像一只下山猛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25公斤的砂袋,两袋一起扛,跑起来虎虎生风。谁能想得到,2017年、2018年,蒋桃连续两年报名应征参军,都因体检不过关被淘汰。他坚持锻炼,终于在2019年圆了军人梦。

“我多扛一个,战友们就能少扛一个。”蒋桃说。

“前两天,他累得吃饭时碗都端不起来了。”一旁的战友掀开蒋桃脖子上的衣领:两个肩膀被砂袋磨破一大片,刚刚结上痂。

蒋桃连忙推开战友,不好意思地拢了拢衣领,指着战友们说:“他们也一样。”

的确,在这里,每一双手都布满老茧和疤痕;每一双胳膊都被晒伤蜕皮;每一只肩膀都被砂袋磨破结着痂……

他们把一块块伤疤,当作青春最好的勋章;把一处处伤痛,看成忠诚使命的嘉奖!

淬炼成钢——

挺起钢铁脊梁

20岁的重庆小伙任建阳特别爱笑。7月18日,他却在抢险现场的堤坝上,当着众多战友的面,流泪了。

任建阳家境殷实,父母视唯一的儿子如掌上明珠。2018年9月,即将上大二的任建阳,作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当兵。

任建阳说:“再多的财富,总有一天会散尽,但吃苦的精神能代代传承。”

入伍不到一年,任建阳正好赶上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北京集训,他的体重下降不少。因为在阅兵中的优异表现,他荣立三等功一次。阅兵结束后,休假回到家里,妈妈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心疼地哭了。

“你是不是在抗洪?”7月13日,父亲在微信上问他。

“您怎么知道?”他很惊讶。

“我在你们部队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

微信中,看到儿子手臂被晒伤蜕皮,父亲说:“很正常,这么热的天,身上没点伤,那还叫抗洪?”

“妈妈身体怎样了?我很担心她。”

“妈妈只是做了一个小手术,你不要为妈妈担心,安心在前方抗洪。”父亲说。

7月18日,在大堤上,利用短暂的午休时间,任建阳拨通了家里的视频电话。

“吃饭没?”妈妈躺在床上休息,声音有些虚弱。

“刚吃完,就在堤坝上吃的。”

“睡觉在哪睡?”

“就在堤坝上,和所有战友们一起趴着睡会儿。”

看到妈妈手术后憔悴的面容,任建阳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要哭,家里不要担心,爸爸妈妈为你骄傲!”父亲接过电话说。

“嗯!我知道。”任建阳使劲点着头,“您要照顾好妈妈!”

短暂的视频通话结束,任建阳抹去泪水,又投入到抗洪抢险的战斗中。

“我是您的儿子,也是人民的儿子,我将战斗到底!”任建阳给妈妈写下这样一段话。

走,还是留?庄臣曾很纠结。还有一个月,两年义务兵服役期满,他就可选择退伍。

7月17日,晚饭时分,一位大妈边给他送盒饭,边说“辛苦了”。

大妈头发花白,年纪看上去跟自己的妈妈差不多,他突然心头一颤。

7月18日晚,完成洪狮大堤抢险任务后,在回临时驻地的路上,前来送行的群众纷纷为他们竖起大拇指。

这两个不经意的细节,让庄臣心里有了答案:继续留在部队干。(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泉 陈鹏 通讯员 何武涛 何三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