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她,“战袍”厂长!

来源:党员生活微信  日期:2020-06-24   编辑:肖晗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我对得起我胸前的党徽,整个疫情期间,我没有卖过一件高价防护服,我为抗击疫情拼过命。”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疫情期间,46万件医用防护服意味着什么?

这代表着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有了“战袍”,有了在前线“刀枪难入”的“铠甲”……

而这46万件防护服背后,是数百位工人数十个日日夜夜,每位贴条工每天做近200件,每位质检人员每天检1000件……

“医生、护士们都在一线拼命,我们得把自己逼狠一点……”透过周利荣朴实的话语,我们深深体会到一名党员企业家的担当。

11

周利荣,湖北仙桃人,200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仙桃誉诚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员生活》2020年第06期·下封面人物。

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

仙桃的彭场镇聚集着300多家无纺布工厂,全国有超过1/4的无纺布制品出自这个小镇。在其中,周利荣的誉诚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并不显眼。

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的工厂因为这场大疫,突然成为医用防护物资生产的主战场——车间是“堡垒”,员工是“士兵”,她成了临危受命的“指挥官”。

22

时间倒回至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

彼时,周利荣一家老小已到三亚享受难得的春节假期。

看到电视上湖北疫情的新闻,接到仙桃市委、市政府的复工通知后,周利荣坐不住了:“我要回仙桃!”

腊月二十九,武汉已经“封城”,她一路辗转,乘飞机到长沙,再马不停蹄返回仙桃,到家已是深夜11点半。

誉诚公司是稳健医疗集团的防护服供应商,虽然医用防护服产量不多,但周利荣对医用防护服的工艺十分了解。大年三十,她就拿起自己所剩无几的医用防护服赶往镇里。

当晚,在彭场镇镇委的会议室里,湖北省的专家、仙桃市委领导、本地的几家无纺布制品企业负责人齐聚。

“5天之内,日产防护服1.2万件;10天之内,日产防护服3万件!”仙桃向省委、省政府立下的“军令状”如同泰山压顶。

33

经过专家鉴定,在场的企业中,只有周利荣公司的产品符合要求,她需要挑起大梁!而当时厂里仅有8台贴条机、14名贴条工,日产量不到1000件。

超往常数十倍的日产量犹如天文数字,更不用说时逢春节,厂里一个工人都没有。

周利荣连夜一个个给员工打电话:“我出三倍工资,请你们复工。”

大年初一,有近50名员工来了……

“现在国家、武汉的前线勇士需要我们提供防护保障,我们在家也担惊受怕,不如出一份力,帮助国家,还可以挣钱……”周利荣这段哭着拜年的视频发给了更多工人。

大年初二,90多名员工复工。

大年初三,150多名员工复工。

周利荣十分感动,当即拿出60多万现金给员工发新年红包。

但这依然不够,周利荣又高薪从全国各地请来百名熟练工。

44

开工之日,周利荣就在厂里设立“党员先锋岗”,全厂 9名党员亮身份、当先锋、作表率,示范带领268名企业员工上下一条心、24小时连轴转。

为了兑现“军令状”,按照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周利荣连同其他企业组建了仙桃市无纺布企业联盟,并把医用防护服的生产标准及生产技术无偿分享给联盟企业。按照统一调剂采购设备、统一原材料供应、统一员工防护食宿、统一质量检测、统一装箱运输、统一拨付资金“六统一”要求,周利荣还将1000多平方米的仓库改成生产车间,与员工吃在一起、干在一起,开足马力、争分夺秒生产。在周利荣的努力下,誉诚公司日产量很快提升至1.1万件,占全市医疗防护服日产能的1/3,以巾帼“硬核”撑起“半边天”。

一次面对巨大诱惑的抉择

彭场镇党委组织委员许倩文回忆:“封城”之下,仙桃的街道除了运送防护物资的车辆空无一人,周利荣的厂房内却在寒冬时节热火朝天,工人们挥汗如雨,门口的货车排起长队。

每天早上7点开始,员工们经过严格的检测后到岗,直到当天仙桃全市日产防护服的任务完成才能下班。周利荣十分坚决地说:“我是党员,别的企业完不成的任务我们公司来补上。”

经常到晚上11点多,员工们才能回家,而周利荣则要继续忙活到深夜,一天只能睡2、3个小时。

55

彭场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副镇长邵华东是驻厂服务干部:“当时,我们每日如坐针毡、如履薄冰、如芒在背……”

疫情和高强度的工作让很多员工打起退堂鼓:“我们要挣钱,但我们更要命!”

还有员工想把防护服带出去卖高价,被周利荣阻拦后不服气:“你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你还不是为了多挣钱!”

周利荣理解员工,也心疼员工,面对他们的情绪,周利荣拿出自己的台账——他们生产的防护服全部用于保供,政府严格限价,而采购设备、原材料、三倍工资、员工的吃住行……一应成本算下来,利润很低。

“国难当头,我们在这里虽然辛苦,但至少不像医护人员那样需要直接和病毒搏斗。你们有工资拿、安全有保障,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周利荣声泪俱下,很多员工也跟着感动流泪。

这样的决定,并非人人理解。

周利荣的丈夫朱思雄说:“当时都说口罩机就是‘印钞机’,镇上很多人都在做口罩,我提出也做点口罩挣钱,但她拒绝了:‘不能做,我们一旦动心思,其他防护服生产企业也会动摇。’还有商家找我们,让我们将防护服一半保供,一半拿出去卖,她也不肯。”

一次,朱思雄一个朋友说要帮公益组织采购一批防护服。朱思雄便答应卖他3000件。货都搬到车上了,周利荣硬是强行卸下来,她执着地说:“关键时刻,不能算小账。防护服是重要的防疫物资,我们要全力配合政府调度,我不能让任何中间商从中挣钱。”

66

彭场镇市场监督管理所所长林进勇在疫情期间一直负责当地防护用品质量监督工作。见证了周利荣视产品质量为生命:“她真的是宁可废一件,不可坏一件。”

林进勇透露,曾有人找到周利荣借生产许可证,要“克隆”誉诚的防护服。只要她同意,每个月可以坐着挣钱。周利荣严词拒绝了:“一件防护服就是一道生命的防线,不容半点差池!”

近两个月的相处,邵华东感慨不已:“商人逐利无可厚非,当时拥有一家可以做医用防护用品的厂,会面对各种巨大的利益诱惑,周利荣作为一个党员和企业家,她的担当精神和社会责任,让我们都叹服不已。”

一份远大于付出的回报

2月13日,一个让周利荣刻骨铭心的日子。

当天,她得知自己居住的小区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些员工听到风声,已经偷偷离厂。

周利荣少有的慌了手脚。

77

“我不怕被感染,但我要对员工负责。”周利荣急忙与镇里联系,提出要带着全家人去做核酸检测,打消员工思想顾虑。她一面给远在深圳的大儿子朱烁打电话,让他赶回帮忙。一面在厂里召集管理人员开会,并请邵华东等驻企干部参加,泣不成声地说:“万一我感染隔离了,工厂交给政府。我的工厂不大,挣不了多少钱,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停工!”

周利荣这个决定让所有人都十分震惊,好在最后全家无一人感染。

周利荣说:“我对得起我胸前的党徽,整个疫情期间,我没有卖过一件高价防护服,我为抗击疫情拼过命。”

付出总有回报,为了感谢周利荣疫情期间的贡献,感谢信和荣誉纷至沓来。这让周利荣有些惶恐,她说:“组织给我的荣誉太高了,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何况我还挣了钱。”

88

99

今年2月,仙桃市委、市政府主动协调,争取稳健公司提高了防护服的供货价;3月,保供逐渐稳定,市委、市政府同意誉诚加开口罩流水线;4月,国内疫情逐渐向好,国外对防护服的需求逐渐增大,由于信誉良好,誉诚无纺布制品开始远销全球各地……

随着国际事业的加速拓展,“海归”儿子辞掉深圳的工作,回来和父母并肩作战。周利荣抓住仙桃建设非织造布特色小镇的契机扩大公司规模,投资新建占地71余亩的誉诚无纺布扩规项目,新建具备生产医用防护服、医用口罩等产品的净化车间及微生物检验室,新上透气膜复合线、熔喷布生产线、SMS生产线、N95口罩生产线。周利荣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朱思雄也由衷地敬佩妻子:“现在想想,当时她的选择是对的。”

1010

长夏村墟风日清,檐牙燕雀已生成。周利荣却说:“我得到的回报远远大于我的付出。很多亲戚朋友都笑我傻,但我深知只有做良心生意,才能笑到最后。”

周利荣的梦想正在彭场镇“非织造布特色小镇”扎根。提及企业发展目标,周利荣雄心勃勃:“希望以后一提到好的无纺布制品,就是产自湖北仙桃。”

至今,周利荣依然每天住在厂里,给员工开三倍工资。她说:“员工们的付出也要有回报,他们虽不如医护人员那般勇敢,可在防疫物资这个后方战场上,他们也是英雄。我要让他们走出去,都因自己是誉诚人而骄傲!”(党员生活全媒体记者  赵雯  欧阳吟子;通讯员  刘宜宇  陈泽民)

END

来源 | 《党员生活》2020年第06期·下,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