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重庆援助孝感医疗队队员刘景仑:直到向湖北出发那一刻才告诉家人

来源:党员生活网  日期:2020-03-24   编辑:刘志勇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我是医生,我就做好自己的事情,有多大的能力就尽力去做多大的事情。”尽力做事的刘景仑,常常忘记了自己也需要休息和照顾,却在接受采访时,刻意与记者保持距离:“我暴露太多,是高危人群,你们要离我远点。”

重庆援助孝感医疗队队员刘景仑——

“直到向湖北出发那一刻才告诉家人”

“作为一名有15年工作经验的医生,作为一名25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我不上谁上?”此次援助湖北孝感医疗队队员、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刘景仑坚定地说。

2月13日,倏忽而至的寒潮,让孝感的天空下起了大雨,天气寒冷。冒着大雨,匆匆赶来赴记者之约的刘景仑神情疲惫。

行色匆匆,这是刘景仑在孝感半个多月的工作常态,通宵或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已成了“家常便饭”。

“我是医生,我就做好自己的事情,有多大的能力就尽力去做多大的事情。”尽力做事的刘景仑,常常忘记了自己也需要休息和照顾,却在接受采访时,刻意与记者保持距离:“我暴露太多,是高危人群,你们要离我远点。”

WechatIMG293

“有困难、有危险,我先上”

暴露太多,是因为刘景仑一直冲在一线。

1月30日,刘景仑初到孝感市中心医院,有确诊患者必须救治,但该院防护条件达不到国家诊疗规范要求。

初次面对这种情况,许多医护人员都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但患者必须救治,必须有人站出来。

“有困难、有危险,我先上!”时任重庆支援队重症专家技术组组长的刘景仑为了避免队员被感染,提出自己在最低安全程度防护下率先进入隔离病区救治患者:“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想法,我是党员、是组长,就应该先上。”

所幸,刘景仑在孝感市中心医院的库存物资里找到了一批能够达到标准防护的装备。

身先士卒,这是刘景仑这名有着25年党龄的老党员在危急时刻的使命和担当。

2月3日,刘景仑接到孝感市中心医院的紧急求助:该院一名患者病情极其危重,需要进行指导抢救治疗。

没有任何犹豫,刘景仑立即赶赴医院。

到了医院刘景仑才知道,这位患者是孝感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黄文军。面对与自己同样的“白衣战士”倒在病床上,刘景仑十分心疼。确认该患者有立即气管插管指征后,刘景仑立即指导医护人员为患者进行气管插管,并顺利进行有创机械通气。

然而,患者插管后氧合仍不理想,俯卧位通气治疗效果也欠佳,刘景仑决定启动体外膜氧肺(ECMO,俗称人工心肺)进行治疗。

可是,孝感当地医院的医生都没有进行过ECMO支持治疗,重庆支援队里也只有刘景仑有相关经验。

巨大压力下,刘景仑没有退缩。熬了一个通宵,刘景仑提前作了详细而具体的预案,并在第二天带领孝感市中心医院3名医护人员成功为患者置入ECMO生命支持设备。

ECMO这项代表重症医学生命支持最高水平的技术,此次刘景仑在孝感和当地医生共同采用设备救治,让孝感医生也受益匪浅。

十分遗憾的是,虽然刘景仑和同事们已经竭尽全力,但最后依然没能挽回黄文军的生命,2月23日晚,黄文军医生不幸去世。

同为“逆行者”,无法挽回“战友”,这让刘景仑难受了很久。但是疫情不等人,还有很多患者等待他救治,刘景仑擦干眼泪,继续战斗。

“坚持专业科学救治,才能提高治愈率”

冲在第一线,也让刘景仑第一时间发现孝感在重症患者救治中,存在防护流程不到位、医务人员对院感防护不重视和穿脱防护衣不合格等多个院感方面的问题。

刘景仑立即向孝感市委、市政府主管领导进行反映,并邀请重庆支援队院感专家进行现场指导,为保护医务人员作了最大的努力,目前重庆支援队队员无一人感染。

同时,作为重症专家,刘景仑还要负责孝感全市危重症患者的巡诊和查房。

2月1日,孝感市下辖汉川市急报疫情形势严峻。

刘景仑立即赶赴汉川市人民医院,通过到病房调研、分析死亡病例、总结死亡高危因素、对危重患者进行医疗查房等方式进行工作,及时准确掌握当地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救治的总体情况和存在问题,并提出相关建议。

“坚持专业和科学救治的理念,才能提高治愈率。”刘景仑提出了将危重病患者集中在设施最好的人民医院新院区进行救治;对所有重症危重症患者实行每日全院会诊(必须有重症医学科专家参加)制度,保证“一人一方案、一人一团队”等建议。

如今,这条建议已在孝感全市推行,有效遏制了孝感新冠肺炎死亡例数增高的势头,重症患者总体情况较前稳定,部分有缓解。

在巡诊过程中,刘景仑还发现孝感存在重症医学专业医生和专业护理人员极度缺乏的问题。为此,刘景仑建议,首先可以集中全市重症医学专业医护力量,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重症救治团队来提高救治效果;其次是向孝感市、湖北省求助,请求外省重症医学援鄂医疗队援助。

在此基础上,刘景仑非常注意在巡诊过程中对当地医护人员进行技术帮扶,对当地医护人员“传帮带”,在查房过程中注意理论和技能的培训,最大程度上提高了当地医生对重症患者救治的专业能力。

“爸爸,我爱你!你要照顾好自己”

在患者救治中身先士卒,对当地医护人员“传帮带”不遗余力,可刘景仑却对家人充满内疚。

“写请战书的时候,我爱人根本就不知道。”刘景仑的爱人,同样是一名医生,就职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职业敏感,刘景仑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初期,就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当得知武汉有十几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一名病情危重时,刘景仑即判断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即将打响。

1月21日,他背着家人向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党委写下了请战书:“作为一名有15年工作经验的医生,我学习并掌握了病毒性肺炎的相关知识,也有过阻击甲流疫情的诊治经验,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更需要专业的重症救治。作为一名‘老手’,一名共产党员,我不上谁上?”

当时,重庆还没有组建支援湖北市级医疗队的通知,但他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待命。

这一切,爱人全都蒙在鼓里,直到刘景仑接到出发湖北的通知。

“虽然舍不得,但同为医护人员,她对我表示理解和支持。”爱人的理解和支持,却无法释怀刘景仑对女儿多多的歉疚:“工作太忙,很少陪伴她,就连到湖北都是出发那一刻才打电话告诉她。”

其实,女儿早已知道父亲将前往一线。

缓缓驶向江北国际机场的大巴上,刘景仑的电话里传来女儿的声音:“爸爸,我爱你!你要照顾好自己,我和妈妈等着你平安归来。”(党员生活全媒体特约记者 陈维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