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基建将军”的29天攻坚战“疫”

来源:党员生活网  日期:2020-03-10   编辑:刘志勇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承建(参建)了18项紧急抗疫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在高强度、高难度、高风险的特殊工程施工过程中,涌现出了一批牢记初心使命、舍身忘我、冲锋在前的先进建设者。武汉市抗疫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现场施工总负责人、六分公司分管湖北片区工作的副经理刘宜全就是其中一个。

党员生活网消息:自1月23日武汉“封城以来,武汉市政府深入开展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交二航局(以下简称“二航局”)积极参与,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承建(参建)了18项紧急抗疫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在高强度、高难度、高风险的特殊工程施工过程中,涌现出了一批牢记初心使命、舍身忘我、冲锋在前的先进建设者。武汉市抗疫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现场施工总负责人、六分公司分管湖北片区工作的副经理刘宜全就是其中一个。

一心回汉 现实版“人在囧途”

自1月26日开始,刘宜全在黄冈市红安县老家就不断接到电话,多是筹集武汉市六医院、中医院、火神山医院等改造施工急需的资源。

“在家里待着不是办法,得赶紧回武汉,我们二航局后续肯定有工程要做!”刘宜全敏锐地察觉,在这关键时期,作为在汉央企的二航局一定是要有所贡献的。

1月28日中午,他拖着行李箱就出门了。

“他一心要出去,虽然知道武汉危险,但我们还是选择支持他。”妻子刘国华说。没想到,出去一个多小时,他又回来了。原来,那时黄冈市已经是湖北省的第二大疫区,各村都封了路。出村难,去武汉更难!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商量,刘宜全的父母看他这么着急,也跟着打电话帮忙打听。

29日一早,刘宜全又开车出门了,一条路一条路找。可是中午时分,他又回来了:“出不去,路上禁行了,一路都有警察设卡。”他赶紧联系六分公司办公室主任常树才,填报了些资料,经过一道道审批,终于在下午5点办好了通行证明。

不出所料,就在这一天,他接到了通知,二航局党委研究决定,由他担任武汉市抗疫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现场施工总负责人,先完成“火眼”实验室建设任务。

晚上9点前,刘宜全终于赶到了武汉。他走后,妻子才发现他只装了两套秋衣,甚至连手机充电器都没带。在后来连续29天的紧张施工中,他都一直穿着一件外套。

“很少有人担忧个人安全,但我要保证所有人安全”

“指定谁去干,没有人说不去。这一点我们的管理人员真是非常值得骄傲!”刘宜全感动地说,“有时候工人害怕不敢进,我们的管理人员先进去。像青山武钢医院等几个医院的改造,我们的管理人员就像‘敢死队’一样,带头进!”

“很少有人担忧个人安全问题,都是一门心思想去完成任务。但我作为总负责人,要保证所有人安全。”投入施工,刘宜全最提心吊胆的就是如何做好防疫。

“接到实验室建设任务的当天,我们就制定发布了《疫区施工安全管理制度》和《防抗新冠肺炎应急处置方案》。”刘宜全说,“病毒传染性很强,最高峰时有300多人同时在封闭的空间里,一旦有人感染,所有人都要隔离。”

为了尽快提升病毒检测速度,“火眼”实验室要求5天内建成。刘宜全认为,没有统一的行动,没有强制性的制度和规定,是完不成这种突击行动的。他决定对全部进场人员实行军事化管理,统一食宿和出行。施工团队设置专职安全员,实行24小时轮班,筹备发放防疫物资及安全防护用品,施工前,对施工人员进行全覆盖的安全技术交底和卫生防疫交底,做好相关信息登记,并开展班前安全喊话,提升工人防疫安全意识和能力,施工中,加强监督检查,及时纠正违规违章行为。现场严格执行每两小时全覆盖消毒,所有人戴口罩、手套,每天测量四次体温。

“其中武汉市第四医院、中医院、青山武钢医院的紧急改造施工防疫难度是最大的。”刘宜全说:“当时医院一边正常收治病人,我们一边改造。”

一接到任务,刘宜全马上提高了警觉,迅速提升了防疫等级,与团队连夜商定了安全防疫工作指引,指导现场安全员开展防疫工作,同时为即将进场的人员配备了连体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双层手套等防护用品,并制定了“快速完成改造”的应对策略。

“当时新闻说,有人15秒内就感染了病毒,对工人来说,施工越快就越安全。”对于防疫,刘宜全一直坚持一个理念:要求别人做的,自己必须先做到。在现场,他一直规范地戴口罩,需要戴护目镜时也第一时间戴好,大家见他佩戴规范,都赶紧跟着戴好。忙起来时,口罩把耳朵勒坏了他都不知道,摘下来时才感觉耳朵像要被割下来一样疼。

据粗略统计,自1月29日承建“火眼”实验室到2月26日紧急建设沌口方舱医院,二航局累计进场管理人员100余人,工人近1000人次,无一人感染。

急难险重连轴转

在二航局承建(参建)的18项紧急抗疫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中,刘宜全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其中的13项。这期间,他1天都没休息。

除了每项工程非同寻常的工期要求外,建设者还面临许多艰难的挑战。实验室正常最少要45天建成,刘宜全带领团队在完全没有相关施工经验的情况下,4天4夜就完工了,紧接着就开始建设日海方舱医院。该医院单舱面积最大、结构更加复杂,在仅8天的工期中,他们还同时用3天时间改造了3个医院。

一个个项目连轴转,大家的体力都达到了极限。“那真不是一般的疲惫!”再说起施工时的累,刘宜全仍然十分感慨。当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协调二航局一公司、建筑公司等单位,先后增补了3批管理人员,逐渐形成了“轮班”机制。

而最让他犯难的,却是缺物资。筹建实验室,所有工作都要从零做起。由于各供应商都未复工,再加上医疗设施材料不是普通的材料,寻找起来实在太难。“当时真是焦虑得不行,没办法缓解。工期在那摆着,只有打电话到处找。”为了找到合格的材料,刘宜全和相关物资管理人员几乎动用了二航局全局的力量打听消息,只要有希望就去。为了节省时间,他决定有什么材料就先做什么,其他的再发动关系找。

“有时材料找到了,厂家又没车运输,我们就调集车辆去拉,有时厂家没有原材料,我们就采购送给厂家加工,遇到实在不能加工的,就到疫情较轻的省,把未完工项目的设备拆过来。实验室建好,物资供应渠道也打通了。”

“不到一个月时间,我们能较好地完成这十多项工程,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全局一盘棋、上下一条心。从建设实验室开始,局党委书记、董事长由瑞凯,总经理张鸿等领导就多次给了我们施工方案、资源统筹、防疫措施等方面的指导,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张文胜也曾亲自到现场慰问。在二航局统筹、集约、高效、创新、共享五大管理理念引领下,我们人员、物资的调配也很高效,全局大体系在运转,让我们感觉不是孤单地在前线战斗。这更激发了我们二航铁军的精神,所有在场人员都是抱着必胜的信念在战斗!”这是刘宜全总结的打赢这场“攻坚战”的原因。(通讯员 朱立娟 田本灿 郑立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