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抗疫先锋队】开着房车去战“疫”的“头盔姐”

来源:党员生活网  日期:2020-03-08   编辑:刘志勇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从1月25日至今,她每天从早上5点多工作到晚上12点,先后加入3个志愿者团队、近30个抗疫志愿者群,做过接送医护人员、转运战“疫”物资、募集防疫物资等志愿工作,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

图片1

党员生活网消息:从当上志愿者的那一天起,王泽红就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更换成四个大字:武汉加油!

从1月25日至今,她每天从早上5点多工作到晚上12点,先后加入3个志愿者团队、近30个抗疫志愿者群,做过接送医护人员、转运战“疫”物资、募集防疫物资等志愿工作,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

她说:“我只是个参与者,做了很简单的事,尽了一点力而已。”

今天,她给我们分享了她的战“疫”故事——

我叫王泽红,今年52岁,是中交二航局六分公司检测中心劳务中心负责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

1月23号那天,我在武汉飞鱼游泳俱乐部微信群里看到招募志愿者的二维码,就扫码进群里了。

我爱人是远洋船的轮机长,年前回过一次家,1月14号又回到船上去了。儿子在中交二航局福建金峰大桥项目部工作,今年主动申请留守项目部值班。家里就我一个人,做志愿者没有任何顾虑。

武汉刚“封城的那两天,志愿活动还没有理顺。我在和捐赠者、青山儿童医院之间对接了两天信息后,感觉有点凌乱,达不到实际需求,就转向接送医护人员的任务。

“武汉不怂是我加入的第一个车队,以接送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为主。

这项工作比较简单,每天接送人员的时间固定在早上7点、中午4点,把人送到目的地后,我还能回家做点饭吃。

志愿者车队有要求:只开车,不聊天,医务人员必须坐后排。我对她们的要求更高:不开关车门,只负责坐车。我的眼镜镜框较宽,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护目镜,只好戴着摩托车头盔开车。没几天,“头盔姐”的绰号就传开了。

1月29日,我又加入了“武汉抗疫志愿者联盟,接受他们的线上专业培训。后来车队接送的医护人员中,有一位叫张小歆的,在一医院专门从事消毒工作。群主邀请她进群为我们做更专业的安全培训,分享专业知识。

有一名亚心医院的医生,住百步亭,我只接送过她一次。那天早上,我打开车门,她递给我一份早餐,是一包面包和一瓶酸奶,并再三强调食品是安全的,让我务必接受。这个小小的举动,让我一路上心里暖暖的。道别的时候,我给她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

大概一星期后,一位网名“饭饭”的女士主动添加我为好友。她说,她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位护士长,在群里看到我踊跃认领中心医院医护人员的求车需求,专门加我微信,代表医护人员向我说声“谢谢”,其实我真的觉得没做什么,我只是做了一点点事情而已。

2月9号下午4点,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说防护用品告急,连垃圾袋都没有了。

我感觉很难受,想着能不能试着帮他们一下,于是向志愿者联盟求助,得到的答复是,他们虽然有物资,但不符合医用标准。

我又想到微信好友中有360湖北总代理武汉奇好科技的老总李达,便抱着试试的心态向他求援,没想到李达很快回复信息,并邀请我进了【共享】医院对接点对点捐助群。

我在群里发布了有关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微信截图,群主Yian(现在美国)很快单独联系我,询问了一些情况后,迅速组建了2个对接中心医院的捐赠专群,群内除了医务人员外,就是意向捐赠人。

对接物资的活比较辛苦,因为大部分捐赠人在国外,和国内有时差,他们有时半夜会发来信息,虽然我很困,但也得立即回复。对接的信息也非常琐碎,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

通过这2个群,我募集到3000个防护面罩、44箱手套、2000件隔离衣、5台制氧机、1400套防护服、500件女性用品、牛奶等,价值100多万元。

后来,一医院重症室的郭婷婷也发出求助信息,我便也邀请她进了【共享】医院对接点对点捐助群。她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不方便及时回复信息,我就主动把有效信息转发给她,筹集到了一些防护用品。

武汉的志愿者车队绝大部分由私家小轿车和SUV组成,后备箱空间小,而我的是东风御风长轴高顶房车,一车可以顶两三辆卧车的载货量。所以,武汉体育爱心救援行动小组的负责人梁祐熙和马力特别“偏爱”我。 

一次我在午休,他们打电话让我去汉南运防护服。我用百度地图一搜索,在微信上惊呼了一声:“80公里,我得开车2小时啊!”马力迅速回复了一句:“不急,我们等你!”

由于交通管制,运送物资的预定时间常常不能保证,我们接受任务后就会跑空趟,饿肚子是常有的事。一次,群主通知我晚上7点到蔡甸去拉物资,结果我原地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接上货,只好原路返回。到家后全身消好毒,一看手机,群主又通知我物资到了,需要大家马上再去接运。

2月17日,我在中交二航局六分公司抗疫联络群里,看到六分公司安全部部长卫霄发布了一则求助信息,希望有同事能够为施工现场送饭。我又揽下了这件事,承担了每天给同事们送饭的任务。

由于每一项任务不同,一个单项任务就是一个工作群,所以到现在我差不多有近30个群了,有医院对接群、救援小组群、武汉不怂勇士群、物资群、后湖群、口罩群、手套群、中心医院捐赠群、5台制氧机和医用手套群、防护培训群、车主群……

武汉的志愿者车队非常多,我只参加了武汉不怂爱心车队、武汉体育爱心救援行动小组和武汉抗疫公益志愿者联盟。车队有专门的领队和调度,管理比较规范,大家特别团结,心特别齐,我感觉志愿者的心都是相通的。

志愿者车队之间也经常互通有无,资源共享。比如有一次我的车上缺少酒精,就是其他群调配给我的,凭完成的接送医务人员任务或者运物资的截图就能领取。

我的腰椎不好,不能搬重物,也不能开太久的车,是六分公司有名的“老病号”。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敢告诉爱人和儿子我当志愿者的事,怕他们反对。

现在战“疫”工作依然紧张,我能做一点就做一点,我也只能做那么一点事。(通讯员 郑立维 朱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