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黎明前的武汉

来源:《党员生活》2019年第05期·下  日期:2019-07-03   编辑:冯然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像武汉这样如此众多的国民党党政军警各界首脑和核心骨干人员投向人民,在中国解放战争的历史上是少见的。

1949年5月15日上午,中共地下党员组织工人纠察队守在武汉电信局大门口阻止敌人破坏

中共地下党员组织工人纠察队守在武汉电信局大门口阻止敌人破坏

被工人们保护下来的趸船

被工人们保护下来的趸船

潘振武 摄

解放军进武汉

1949年5月14日,第四野战军发动了“汉浔间渡江战役”,从团风、蕲春一带渡过长江,形成了对武汉的战略合围。5月15日,国民党第十九兵团司令张轸率3个师2.5万余人在武昌金口一带宣布起义。下午3时许,坐镇武汉的“华中王”白崇禧乘“追月号”专机仓皇南逃。晚7时许,国民党武汉守备司令鲁道源发表书面谈话称放弃武汉。午夜时分,最后驻扎武汉的国军第58军全部撤离。5月16日汉口解放,17日汉阳、武昌相继解放。

巩固隐秘战线 开展地下斗争

1948年7月,为集中力量,统一领导,搞好武汉的城市工作,由曾惇、江浩然、张文澄、陈克东和刘实组成的中共武汉市委员会成立。

以曾惇为书记的中共武汉市委,先后领导了江岸车辆厂、武昌第一纱厂、海军工厂等地的罢工斗争,并在产业工人相对集中的企业建立党支部,在大中学校发展了一批党员。截至武汉解放前,本地先后建立了“武汉工人协会”“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等10多个党的秘密外围组织,外围人员2000余人。1948年冬至1949年4月,共建立了20多个党支部,发展新党员240余人,约占武汉解放时全市党员总数390人的61%。

武汉解放前夕,市民因对我党政策不了解,对我党我军还普遍存有疑虑和恐慌。中共武汉市委和各级城工部趁机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城工部人员通过秘密交通线将大量宣传资料从解放区运到武汉,建立了秘密收听站和地下印刷点,在国民党当局戒严封锁的情况下,利用一切方式开展宣传。经过长期渗透,不同程度的掌握和控制《大刚报》《新湖北日报》《武汉日报》等公私营报刊及前导通讯社、精诚通讯社等宣传机构。

1949年2月23日,中共武汉市委在汉口召开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市委会,明确了今后工作的重心是完成城市接管的各项准备工作。根据会议作出的《武汉接管工作中的调查研究问题》有关意见,市委及时收集了“汉口城郊碉堡图”“张淦兵团调查”“湖北省公产情况”等一批有价值的资料,经整理后密送北平。这些重要情报资料,为解放大军顺利南下威逼武汉,直至接管武汉各项工作提供了重要保障。

1949年5月23日,经中央批准,领导地下工作的武汉市委和各城工组织正式结束,以张平化为书记的新的中共武汉市委员会成立。

进行统战策反 形成八方合力

解放战争初期,南方局派李声簧到武汉,与李书城建立了联系后,成功争取到李书城、张难先为代表的湖北地方元老。1948年底,在淮海战事正烈之际,李书城、张难先等人为避免战火殃及湖北,发动了“和平运动”。1949年初,武汉成立了“湖北人民和平运动促进会”,在武汉解放前夕改名为“武汉市民临时救济委员会”,遵照陈毅、刘伯承接见李书城、李伯钊时的指示,在武汉地下党的领导下,大批民主人士和广大武汉民众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破坏、反搬迁、保城市、迎解放的运动。

经过长期努力,武汉党组织广泛地团结和争取了工商界、科技界、教育界的一批爱国人士。陶述曾、周鲠生、孙葆基等各界知名人士都先后与党发生了联系。党组织还协助民盟、民建在汉建立组织,结成了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

在解放军兵临城下、国民党人心思变的关键时期,市委策反工作在陈克东负责下,果断出击,省议会代议长艾毓英、武昌市长蒋铭、省会警察局局长胡慎仪、汉口市长晏勋甫等人先后幡然醒悟,弃暗投明。

这些人及时转变立场,带动大批部属成建制地留下来,按照党的意图、指示保管资财、档案和维持社会秩序。如:武汉解放前一天,晏勋甫在市政府系统中责令所属单位保护档案和财产;陈良屏则交出了国民党省党部、直属特务组织、县党部党员情况和“甲级党政军联席会议”核心机密材料及京山地区100多条枪的武装等。

各级城工部还把策反工作做进了国民党军队及特务系统中。武汉解放前后,国民党国防部绥靖第六大队、海军汉口巡防处、空军汉口王家墩机场官兵经策反后毅然脱离国民党营垒,起义投诚。

像武汉这样如此众多的国民党党政军警各界首脑和核心骨干人员投向人民,在中国解放战争的历史上是少见的。

反击搬迁破坏 保护城市完整

当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突破长江防线,白崇禧深知大势已去,加快作出撤离武汉、退守广西的部署:一面严令各机关、工厂、院校、银行紧急撤退,一面以“副秣差额费”“敌伪房屋奖券”“珠宝奖券”及各种附加的名义搜刮银元,迫使许多工商业者纷纷歇业。临撤退时,敌人不甘心让武汉这颗华中明珠完整地落入共产党手中,在武汉甲级党政军联席会议上,明确提出搬迁和破坏计划:凡能搬动的如文件档案、机器设备、金银外币、交通工具等,一律强行拆迁搬走;凡不能搬动的如水电设施、铁路、公路、港口码头、工厂厂房与堤防建筑等,一律就地炸毁。同时封闭报馆,逮捕进步分子,至5月8日颁布“十杀令”及特别戒严令,使破坏达到顶峰。

对敌人的这种险恶用心,深知武汉这座城市重要价值的中共武汉市委早有准备,坚决反击。

反搬迁、反破坏斗争的重点是工厂和学校。工人们在党的领导下,各显神通,巧妙地与敌周旋。敌三十兵工厂、江岸铁路机务段、汉阳船舶修造厂等许多单位威逼工人拆卸机器,迁往柳州。工人就软拖硬磨,白天慢慢拆,晚上敌人走了又赶紧装上,或将拆下的零件隐藏起来;汉口广播电台职工用“调包计”将敌人已装箱待运的电台设备完整保存下来,在武汉解放后的第三天即迅速播出了人民的声音;水电工人冒着生命危险保护敌人妄图炸毁的马达船,连夜抢修高压线;武大校长周鲠生、华大校长韦卓民以命相搏,抵制迁校⋯⋯通过斗争,仅少数军事工厂被敌人强行搬走部分机器外,电讯、交通、水电、堤防等重要设施都未让敌人炸毁破坏,确保日后大武汉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

迎接黎明到来 重回人民怀抱

为了迎接黎明的到来,还考虑到敌人撤退时有造成汉口与武昌分割的可能性,市委决定成立武昌分委,随后布置了武昌八区联防,以便在敌人封江撤退时独立开展工作。

5月l5日下午3时,按照原定计划,曾惇、张文澄来到设在汉口保元里9号的市委指挥中心,江浩然进入设在鄂南电力公司的武昌指挥中心,刘实坐镇武汉电信局,陈克东和江汉区委城工部驻武汉负责人余杰进入汉口汉润里的秘密联系点,共同指挥迎接全市解放的战斗。

武汉市民临时救济委员会立即组织30余人沿街张贴《关于真空时期维持地方治安的通告》,率领1000多名工人纠察队员和消防队员佩戴“武汉临救会”的臂章,上街维持社会治安。汉口市在民主人士郭名材、孙仲夫主持下组建了汉口市人民治安维持会,组织市伪警察系统和民众自卫队在车站、码头、银行、电信等要害布防及巡逻,保障水电供给和邮电通讯,发动教育界师生宣传解放军的良好军纪。

遗憾的是,一直在敌人监狱里斗争的两位共产党人,中共湘鄂特委秘书、武特委中心支部书记张冰和武汉市委统战小组成员王延曾,被国民党秘密杀害。张冰牺牲年仅时35岁,王延曾牺牲时还不满23岁。他们用年轻生命的“刹那芳华”,化作照亮武汉夜空的璀璨星光,永远镌刻在武汉解放史册上。

5月16日拂晓,走上街头的市民们惊喜地发现,满街到处可见欢迎解放军进城的标语,报童们叫卖着《新湖北日报》社的中共党员连夜赶编的“武汉解放”号外。

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一八师由江岸头道街进入汉口市区。武汉人民倾城出动,迎接亲人解放军的队伍犹如潮涌。从三阳路到六渡桥,部队走到哪里,哪里便是口号声声,鞭炮齐鸣,掌声不绝,一片欢腾。

1949年5月17日,江汉军区独立一旅进入汉阳,四野四十军一五三师从葛店进入武昌市区。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大武汉,就这样兵不血刃地迎来了解放。

(党员生活全媒体记者 赵  雯;特约撰稿人  王  平

新媒体统筹| 刘  超

新媒体编辑| 冯  然

来源| 《党员生活》2019年第05期·下,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