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独家起底汪治怀:从“拟提拔”到“阶下囚”

来源:党员生活微信  日期:2019-01-04   编辑:肖晗   字号:TT

分享到:

这一年,对汪治怀来说是“黑色”的,原本只要一切顺利,他有可能踏上仕途新征程——提拔到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位置。然而,他违反党纪国法自以为时过境迁、神不知鬼不觉的桩桩往事,却每一件都作数,让他从权力巅峰坠向毁灭深渊。

640.webp (10)_副本

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截图

听闻汪治怀被湖北省纪委监委通报处分的消息,黄冈市公安局的干警十分震惊——

“通报说的好像不是我们的汪局长,而是另一个‘汪治怀’。”

“他吃得很简单,经常一个人吃面条咸菜。”

“他根本不好色,即便是找女下属谈话也是敞开大门。”

“他根本不与社会上的老板有往来,办公室里绝少来陌生人。”

……

汪治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人生经历了怎样的沉浮?

640.webp (11)_副本

资料图:汪治怀

鲜花和掌声让他“飘飘然”

“汪治怀被查处后,他的儿子变得懂事了一些。”与汪治怀儿子汪某某接触较多的办案人员说。

办案人员说,汪治怀的不擅经商、在社会上“飘荡”的儿子,成为汪治怀的“软肋”,为那些觊觎眈眈的“围猎者”打开了下手的缺口。

1960年,汪治怀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从部队退伍后进入公安队伍,从普通民警奋斗到黄冈市公安局长,一共用了35年。“草根”变“一把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汪治怀“能办案,业务能力强”。

汪治怀曾在黄石公安系统工作多年,黄石市曾发生一起爆炸杀人案,其他干警侦查多日找不出线索,汪治怀到现场后仅凭一只烟头就查出真凶。

任黄石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汪治怀还一举打掉了一个以卫浩为首的黑社会组织,这是当时黄石建市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及其“保护伞”。

正因为如此,汪治怀被一些干群誉为“刑侦专家”“打黑先锋”。

这与汪治怀的个人努力分不开。他在忏悔录里回忆道:

参加公安工作后,有理想、有抱负,非常爱学习,恨不得把政治、理论、业务都学个遍,理论联系实践,一心扑在工作上,还专门攻读研究生,多次立功受奖。

汪治怀任黄石市公安局副局长时39岁。组织部门考核他时,有同志提意见说,汪局长不太注意仪表,太不讲究。汪治怀坦言,那时的他对物质没有过多的要求,日日穿着警服,风风火火,不太注重外表形象和物质待遇。走上领导岗位的他,还主持进行了一系列的公安警务体制改革工作和公安科技信息化建设,鲜花和掌声纷沓而来。

此时的汪治怀心态悄然发生变化,用他自己的话说,面对鲜花和掌声,已经飘飘然,自己也认为自己是最强的了,放弃学习只啃老本。

640.webp (13)_副本

2018年9月5日,湖北省黄冈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汪治怀因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徇私枉法、受贿和串通投标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湖北日报)

到案后,他“硬得就像石头”

吴某某是某手机湖北片区总代理,自从认识了汪治怀,就暗下决心要抱住汪治怀这颗权力“大树”。后来,吴某某看出来,送钱送礼给汪治怀都是下下策,此时的汪治怀仍有戒备之心。他的软肋是他那个自谋职业,还不能自立的儿子。

吴某某使出浑身解数,照顾汪治怀儿子汪某某的生意,甚至自己掏钱为其购买了社保。

此举让汪治怀非常感动,他体会到吴某某对他的“兄弟情深”。担任黄冈市公安局长后,吴某某请汪治怀帮其承接黄冈市公安局指挥技术大楼的装饰工程。经验老到的汪治怀玩起了“黑白”游戏,他让吴某某在幕后压阵,找来李某在台前忙碌充当“白手套”,借用4家公司资质围标,安排黄冈市公安局负责基建的3名领导在评标环节打高分,将其他竞争对手排除在外。

吴某某经营领域本与基建专业领域无关,不符合投标规定。汪治怀以为自己懂侦查,防查手段高明,参与串通投标,不会被发现不会有问题。

这样“聪明”的把戏,十几年前,汪治怀就玩过。那是在黄石,汪治怀放纵亲属在黄石城中村违规购买农村宅基地,后来这处房屋拆迁,房主从中获利翻了几番。汪治怀没有想到,这十几年前的“聪明计”,在2017年9月,成为省纪委对他进行党纪立案的定时炸弹。汪治怀明白,党纪立案,意味着其违纪行为已经被查实,意味着他提拔任用的程序终结——组织拒绝“带病提拔”。

2017年初,省纪委收到有关部门对汪治怀拟提拔为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廉洁审查函件。按照常规,省纪委对其本人进行函询。省纪委监委第六审查调查室办案人员回忆,汪治怀对函询的问题并没有如实回答,明显地回避和应付,甚至全盘否定。为防止“带病提拔”,为用人把好关卡,省纪委监委决定对他的问题进行全面初核。

在全面初核阶段,办案人员不仅查实了汪治怀纵容亲属违规购买农村宅基地获利的违纪情况,让汪治怀的拟提拔任用程序终结,而且,办案人员调取汪治怀妻子袁某和汪治怀儿子汪某某的银行账户资料发现,他们与个体老板盛某某、蔡某某等人经常有大额资金往来。

渐渐地,盛某某为汪妻袁某购买黄冈市某县里碧桂园7号别墅,在汪治怀的授意下,袁某将认购人变更为盛某某,企图掩人耳目的事浮出水面。汪治怀以为自己干过经侦、刑侦,懂纪委办案策略,万无一失,但变更的痕迹就是铁证。

作为汪治怀的“大管家”,其妻是其赃款去向的经办人,也是汪治怀案的重要涉案人员。省纪委果断指定黄石市监委依法对袁某立案并留置,一个月后,袁某交代了碧桂园别墅购房问题以及其他赃款去向。

面对纪委的约谈,汪治怀始终拒绝交代任何问题。在公安系统苦心经营35年,汪治怀内心对审查颇为抵触,觉得组织是小题大作。而且,他对自己的反侦查能力颇为自信,认定只要自己和涉案人员步调一致,三缄其口,纪委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办案人员回忆,直到2018年4月8日,汪治怀到案后,仍然是我行我素,硬得就像石头,始终不肯交代任何问题。而当办案人员抛出将别墅认购人由其妻袁某变更为盛某某的受贿证据时,汪治怀长叹一声:“这么做误我大事!”他的心理防线逐渐被击垮。

别有用心的攻势让他防线被击溃

公安局长有多大权力,对于那些涉足“黄赌毒”的“围猎者”来说,他们不会不知道。

魏某某是某县一家酒店的老板,他的酒店长期容留他人吸毒、获取暴利。为了确保“生意”平安,寻求市级公安局长这座“大山”的保护,魏某某多次通过汪治怀的老下级、“好哥们”找汪治怀说情送钱。本有所戒备的汪治怀,在魏某别有用心的攻势下,防线被击溃。

2013年10月,魏某的酒店因涉嫌容留吸毒被当地公安机关查抄,30余名吸毒人员被关押,一名逃逸的酒店管理人员周某因涉嫌容留吸毒罪被刑事拘留并网上追逃。

魏某某为摆平这件事,多次通过那位中间人找到汪治怀。最终,汪治怀安排某县公安局对周某撤销网上追逃措施并办理了取保候审,长达5年之久!

由于汪治怀的插手干预,某县公安局对该案不再彻查,这个案件立而不侦,多名容留吸毒犯罪分子长期逍遥法外。

2009年,采矿个体户王某某认识了时任黄石市公安局副局长汪治怀。王某某送给汪治怀1万元见面礼,两人逐渐打得火热。这年8月,某市公安分局在执法现场抓获参与赌博的王某某等4人,并扣押赌资。王某某当场打电话联系汪治怀,在汪治怀很有“义气”的安排下,这4人在被抓获6小时后得到释放,事后汪治怀多次收受王忍成送来的“心意”。

王某某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气焰嚣张,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以暴力、威胁、让狗咬、关铁笼等手段对他人实施非法拘禁和伤害,这一切都源于有人庇护。

他说,有两笔账无法偿还

2018年4月8日,汪治怀被省纪委监委留置。6月28日,被延期留置3个月。

在执纪审查调查会上,省纪委监委主要领导指出,汪治怀参与串通投标、干扰下级公安机关办案,除了暴露出职务犯罪特征,更暴露出司法腐败特征,必须果断采取有力措施调查。

办案人员介绍,留置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法律赋予的一项强制调查措施,有助于彻查问题,提高办案效率,节约社会资源。

留置前,曾经的老公安汪治怀早已获悉纪委调查他的信息。“神通广大”的他,多次找省里甚至北京的领导,为他说情,给办案人员施压。他不断研判办案组的调查措施,办案人员前脚出发,他后脚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面对汪治怀,办案组在调查取证上的策略也颇有讲究。留置前,“文火炖”——查实他的问题,拿到他违纪违法的一些切实证据,抽丝剥茧使其现出原形;留置后,“急火攻”——办案组对涉嫌毒品犯罪的魏某某、周某,涉嫌串通投标犯罪的吴某某、李某,以及涉嫌行贿犯罪的盛某某等10余名涉案人,分别采取留置、刑事拘留等措施,遂一一拿下铁证,吹响攻破汪治怀心理防线的“集结号”。

汪治怀到案后,觉得自己并没有很大问题,对组织非常怨恨,法纪意识几乎消失殆尽。办案人员介绍,汪治怀甚至公开与他们叫板,挑衅甚至威胁要讨说法、索要国家赔偿,不时显摆自己是几十年的老公安,案情一度陷入胶着状态。

此时,办案人员反复对汪治怀讲形势讲案例,用大水漫灌之势向他输入法纪知识,他的良知有所回归。后来,面对如山铁证,在善于谈话的办案同志的强大心理攻势下,他的心理防线终被摧垮,如实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

14年中,汪治怀涉嫌犯罪的种类可谓“满汉全席”,既有萝卜白菜,又有生猛海鲜:受贿罪、徇私枉法罪、串通投标罪,还为“黄赌毒”犯罪团伙提供非法保护……

位高权重,适逢党中央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强力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汪治怀的落马在黄石、黄冈两地以及公安系统内部带来强烈震慑。就在调查汪治怀涉黑涉恶问题时,黄冈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大队长潘某,迫于调查汪治怀涉黑涉恶问题的威慑,投案自首。

而黄冈市公安系统正积极肃清汪治怀余毒,省纪委监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14日,也就是汪治怀被通报处分的第二天,黄冈市打掉涉黑组织5个、涉恶团伙196个,查处涉黑涉恶党员干部65人,打掉“保护伞”15人。

8月20日,在办案人员的督促下,汪治怀写下了忏悔材料。在末尾处,他说,有两笔账是无法计算的,也是无法偿还的,那就是他的错误给党组织的声誉带来的损害,以及给无数公安民警的公安形象带来的影响。他还说,这两笔大账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END

来源 | 《党员生活》2018年第12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