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程良胜:以铁的纪律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  日期:2018-10-29   编辑:刘志勇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于10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是《条例》继2015年10月修订后,时隔三年,党中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向全党同志提出的新的行为准则和要求,充分体现了党中央持之以恒将全面从严治党推向纵深的坚定决心。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10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是《条例》继2015年10月修订后,时隔三年,党中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向全党同志提出的新的行为准则和要求,充分体现了党中央持之以恒将全面从严治党推向纵深的坚定决心。

站位更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维度。党要承载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领导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而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必然要求不断提高党的建设质量。把纪律建设纳入党的建设总体布局,是党的建设的必然要求,也是十八大以来党的建设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的重要成果。《条例》着眼使命引领和问题导向,进一步扎紧管党治党的制度笼子,为把党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险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提供了可靠的纪律保证。

党的十九大提出,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强调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方向和效果。《条例》紧紧围绕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把政治建设摆在首位,首次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写入其中,不仅明确政治纪律在六大纪律中的核心地位和作用,更是明确把“两个维护”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作为根本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并剑指“四个交织”“七个有之”,政治性更强,指导性和可操作性也更强,体现了纪律建设的与时俱进。

定位更准。2016年10月,十八届中央六次全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对全党政治生活、组织生活和全体党员行为作出基本规定;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对党章又进行了修改。从这个角度看,《条例》在党内法规体系的位置更加明晰,充分体现了以党章为根本遵循,将党章的新规定新要求细化具体化,切实维护党章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同时,注重落实《准则》要求,注重与其他党内法规衔接,增强制度合力。

定位更准的另一个层面体现在纪法贯通、纪在法前、纪严于法。《条例》规定,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有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浪费国家资财等违反法律涉嫌犯罪行为的,应当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犯罪的,原则上先作出党纪处分决定,并按照规定给予政务处分后,再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党员被依法留置、逮捕的,党组织应当按照管理权限中止其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党员权利。这些规定,不仅可以避免过去一些已经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犯罪的干部因保留党员身份(党员权利事实上被架空),与党章关于党员权利方面的条款相冲突;还可以避免过去常见的“同志”因涉嫌犯罪受审的现象,有利于更好地维护党的形象。

方位更明。比对新旧《条例》不难发现,新修订《条例》至少有三个指向十分明确。一是政治性更强。党的十八大以来发现的管党治党的所有问题,从本质上看都是政治问题。因此,在党的纪律中,政治纪律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条例》分则政治纪律部分共26条,新增5条,修改12条,新增和修改条款数在六项纪律中居于首位,体现了把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二是时代性更强。《条例》紧扣党在新时代下的新使命新要求,作出了许多体现时代性的规定。如,围绕近年来中央部署的一些重点工作,《条例》增加了对巡视巡察、污染防治、扶贫攻坚、环保督查、扫黑除恶等领域典型违纪行为的处分规定;明确将诋毁、污蔑英雄模范列入违反政治纪律范畴,对反对、抵制、打击历史虚无主义等,也具有很强的时代意义。三是针对性更强。《条例》将故意规避集体决策、借集体决策名义集体违规等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行为列入违反组织纪律范畴;以学习培训、考察调研为名变相公款旅游,进行股票内幕交易,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钱款、通过民间借贷等金融活动获取大额回报等被列入违反廉洁纪律范畴等等。这些“负面清单”直指新型违纪行为,将旧《条例》一些抽象的要求规定具体化、形象化,突出了党风廉政建设不断增强防范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针对性。

守位更严。党的纪律是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巩固党同群众的密切联系,提高党的战斗力的重要保证。作为守护政治生态的重要一员,《条例》在党的纪律处分工作应当坚持的原则中,第一条就指出要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严”一方面体现在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上。《条例》第五条规定,要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组织调整成为违纪处理的大多数;党纪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成为极少数。这一规定划出了党员干部警醒自律、接受监督的防线和处置违纪行为的方式方法,即不仅要处理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的党员,还要加强对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的教育、管理和监督,把纪律挺在前面,注重抓早抓小、防微杜渐,真正做到从严要求、从严管理、从严监督。

“严”的另一方面体现在部分量纪定性和量纪标准的升格。将“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或者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由工作纪律调整到政治纪律;将有关诬告陷害条款由组织纪律调整到政治纪律;并新增针对“山头主义”“两面人”“拒不上交或者退赔违纪所得”“不重视家风建设”等现象的处分条款,都体现了从严执纪、从严处理的态度。又如《条例》第六十一条规定,组织、利用宗教活动反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破坏民族团结的,对策划者、组织者和骨干分子,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处理结果上,相对旧《条例》的“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这一规定更为严厉。对其他参加人员给予处分的量纪最低标准也由之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变成“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从严”足见一斑。(作者:程良胜,咸宁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