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武汉解放初期的工会组织

来源:武汉文史资料  日期:2017-03-02   编辑:肖晗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1949年5月16日,武汉解放。 早在这年的3月5日,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说:“在城市斗争中,我们依靠谁呢?”他批判了“依靠贫民群众”“依靠资产阶级”等糊涂思想后,明确指出:“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因此,武汉一解放,党组织的工作就围绕贯彻党的“依靠工人阶级,恢复和发展生产”的方针来开展。

筹建武汉市总工会 

1949年5月16日,武汉解放。 

早在这年的3月5日,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说:“在城市斗争中,我们依靠谁呢?”他批判了“依靠贫民群众”“依靠资产阶级”等糊涂思想后,明确指出:“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因此,武汉一解放,党组织的工作就围绕贯彻党的“依靠工人阶级,恢复和发展生产”的方针来开展。 

5月23日,中共武汉市委、中原职工总会筹备委员会调集了700余名干部,组成39个工作组,分别到铁路、海员、水电、邮电、机械、轻纺等行业的公营企业和较大的私营企业,了解情况,宣传政策,协助接管,恢复生产。 

5月31日,市委和中总筹联合召开全市职工代表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有37个单位200多名职工代表。武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谭政、副主任陶铸,武汉市委书记张平化、市长吴德峰等党政军主要领导均亲自参加听取职工代表的意见。二十几位职工代表发言后,陶铸说:“我们来到武汉后,还没有和其他市民见面,何从今天首先招待工人呢?是因为我们依靠工人阶级,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张平化说:“过去解放武汉,保护武汉,是依靠工人阶级,依靠共产党。今后建设武汉,解决职工的职业、学习、团体等问题,同样还是依靠工人阶级,依靠共产党。” 

6月7日,市委发出了《关于开展职工运动的决定》。《决定》指出:武汉刚解放,要做的工作很多,“中心工作就是发动与组织职工群众恢复与发展生产”。要到“职工群众中去虚心向工人学习,倾听他们的意见与要求,熟悉他们的生活,学会他们的语言。” 

6月11日,市委发出第一号通知,宣布建立中共武汉市委职工工作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由张平化、蔡书彬、赵敏、廖似光(女)、江浩然、陈秀山、何英才、杨新月、王景瑞、黄民伟、刘实等11人组成。张平化兼任书记,蔡书彬任第二书记,张平化、蔡书彬、赵敏、廖似光(女)、江浩然等5人任常委。 

同日,在江汉电影院也召开了全市职工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有铁路、海员、水电、邮电、纺织等46个公、私营企业的职工代表296人。大会决定建立全市职工群众的领导组织——武汉市职工总会筹备委员会。大会选举了张平化、蔡书彬、张金保(女)、廖似光(女)、陈秀山、黄民伟、江浩然、刘实、陈焕英(女)、李启新、邓祥、袁道华、彭仰钦、杜尧卿、张静(女)、王维章、姜松龄、周建寅、谢世弘、余本福、黄宗熙、张汝霖、胡封奎、吴永裕、张彦等25人为筹委会委员,张平化兼任主任,蔡书彬、张金保任副主任。市职工总会筹备委员会的工作机构设在汉口胜利街2号交通银行楼上,设秘书、研究二室和组织、文教、生产、工资、劳保、女工、青工七部。 

武汉市职工总会筹备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大革命失败后中断22年之久的武汉工会组织重新得到了恢复。 

明确工会的性质和作用 

市总筹成立后,根据全国工会工作会议确定的“在一年左右时间里,基本上把全国工人阶级,首先是产业工人组织起来”的中心任务,立即开展工会组织的恢复工作。1949年6月,华中钢铁公司、武汉电信局、五丰面粉厂、武汉汽车厂、武汉植物油料厂等率先成立工会筹委会。年底,全市职工总数达174116人,联系133875人,发展会员41853人,入会率达29.5%。产业工人50943人,发展会员29667人,入会率近60%。建立全市性产业工会筹委会17个,基层工会177人。1950年4月,全市职工入会率上升到45%,产业工人入会率上升到80%以上。市总筹成立不到一年,全市工人阶级基本上组织起来。 

工会组织从上到下建立后,不少人对工会工作职责不甚了解。许多工会干部是刚从部队、农村调来的,对解放后工会的性质、作用,干部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代表谁的利益等等,都不明确,以致于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国有企业,工会干部与行政干部并无二样,有的行政干部做了损害工人利益的事,工会干部也不为工人说话,工人说这样的工会是“行政的尾巴”,工人不需要这样可有可无的组织。在私营企业,有的工会在强调“团结资方恢复生产”的环境下,无原则地迁就资方,要求工人降低待遇,以致于有些不应该降低的待遇也降低了,因而引起了工人不满,骂工会是“资方的走狗”。 

针对这些问题,在1950年7月召开的中南总工会筹委扩大会上,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二书记邓子恢明确指出:“工会之所以需要,主要就是为了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否则工会就成为多余的了。”工会“应该明确地站在工人阶级利益的立场。工会工作者说话、办事、看问题、提问题、处理问题,都应该从这个立场出发,及时反映与切实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 

9月1日,中南局发出《关于当前工人工作中若干问题的指示》,要求党组织“对依靠工人阶级这一根本思想做一检查”,“纠正那些从农民眼光看工人,不相信工人不依靠工人的想法和做法”。要求工会组织“不论公私企业,必须代表工人阶级利益,无条件地负责保护工人的利益”,“时刻防止与纠正厂方不顾工人死活过分谋利的错误倾向。”要求“工厂行政人员不能以此责备工会不支持行政,而应该看重工会同志的意见。” 

《指示》还要求厂方“必须根据管理民主化的原则,吸收工人代表及工会负责人参加工厂管理,组织工厂管理委员会。凡与生产及工人生活有关的重大问题,厂方必须与工会协商,并提到工厂管理委员会讨论;较重大者应提到工代会、车间会议讨论,以取得工人大多数的了解与拥护,然后由厂长宣布执行。” 

邓子恢的报告和中南局的指示,把工会的性质和作用,工会干部应有的立场和态度,企业政工组织的职责和关系,都讲得很清楚。上级的精神传达以后,全市工会干部认为方向明,路子正,精神振奋,旗帜鲜明地站在工人阶级立场,及时反映与切实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做了大量的工作。广大职工把工会看成自己的组织,把工会干部看成自己的贴心人,有什么事情都来找工会。工会组织与职工群众的联系密切,起到了党联系职工群众纽带的作用。 

工会为职工说话办事 

在组建工会的同时,市总筹针对职工生活中存在的急需解决的问题做了许多工作。由于当时企业中的党政组织尚未建立,许多工作是由工会出面或协助有关方面进行的。首先,发生活维持费,使解放前数月未领到工资的职工生活困难开始得到缓解。接着,按原职原薪的原则按月发工资,使分配开始走上制度化。不久,又实行实物工资制,按解放前3个月平均工资折成五种实物发薪,使职工工资开始避开物价飞涨的影响。市总筹成立武汉市职工供销合作总社,各企业建立78个职工供销合作分社,供应粮、油、盐、煤等生活必需品,避开中间环节,使职工生活开始得到保障。 

当时职工生活中另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失业。由于多年战难和敌军撤退时的破坏,解放后的武汉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城市。以机器生产为主的260户私营工厂,停工200户,占84.62%。勉强开工的工厂,开工率也不高。工业比重中最大的纺织业,虽有14.5万枚纱锭,但实际运转的只有2.5万枚,开工率仅为17.7%。交通运输业、商业绝大部分也是停业、半停业。全市失业工人估计在10万人以上。工会千方百计介绍7000多名失业工人就业;开办被服、碾米等7个生产合作社,安排3000多名失业工人工作。首先解决一部分最困难的失业工人的就业问题。 

广大失业工人就业问题的解决,关键是要让停产企业重新开业,特别是要让当时在工业总产值中占86.6%的私营企业和商品交易量占绝大部分比重的私营商业企业开业。在全市各界人士代表会议上,市总筹主任赵敏代表全市工人阶级表示:愿意团结资方,共同努力,恢复生产。在党和工会的教导下,私营企业职工以主人翁态度,主动团结资方,自觉遵守劳动纪律,千方百计搞好生产。 

在企业遇到困难时,他们牺牲个人利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有的将工人分成两个组,每组上半班,领半薪,一个人的饭分给两个人吃。有的降低伙食标准,减轻企业负担。有的减薪,或推迟发薪时间,或暂不领薪。志成布店的店员四次主动减薪。理发工人将原来的四(劳方)六(资方)分改为三七分。有的工人甚至愿意被解雇,只要求企业经营好转时优先录用。党的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政策和职工团结资方搞好生产的行动,增强了资方恢复生产的信心。1949年6月,武汉解放不到一个月,停工很久的第一纱厂恢复生产。10月,汉阳的织毛巾机已由5月份的500部增加到5000部。年底,全市私营企业大部分恢复了生产经营。失业工人的就业问题,随着逐步得到解决。 

保障工人的权益,还要解决旧社会留下来的任意解雇工人的问题。解放前,私营企业有个行规:每逢五八腊(端午、中秋、春节)节日,资方要请工人吃饭,如果哪位工人坐上席,那么他就会在饭局散后卷铺盖滚蛋。永大、志成等19家绸布店,过去资方曾用此旧规无理解雇店员181人。工会反对资方无理解雇工人,不仅使失业店员复业,而且使五八腊任意解雇工人的陋规从此废止,明确只有企业生产经营确有严重困难才可以解雇,职工的利益开始得到保障。 

在解决工人就业、生活等基本问题后,工会在提高工人的政治、文化水平和社会地位,改善工人的物质、文化生活等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全总筹办的华中工人学校,为武汉和华中地区培育了大批急需的、有政策水平的工运干部。1949年年底统计,到该校学习的1040名武汉工人,有49人参加中国共产党,350人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学员回厂后,都能在生产和工运活动中起积极作用,不少学员提拔为企业干部。各产工筹、厂工筹办的工人短训班,效果也好。在历次政治运动和生产运动中,锻炼出更多的工人干部,工会向党政军学商等多个组织都输送了许多优秀的工人干部,原市委常委、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梅芳就是当时从纺织工人中逐步提拔起来的。 

工会针对当时工人中文盲、半文盲占70%的状况,大力开展以扫盲为主的文化教育。1950年6月,全市办的职工业余学校169所,工人学员近2万人。 

举行劳模表彰座谈会 

1950年5月和8月,武汉市举行了两次劳模座谈会。1951年2月,武汉市召开了第一次劳模代表大会。全市各中心街口搭起了鲜艳的光荣牌楼,各机关、企业挂着“向劳模学习”的横幅和标语,各公园、文化宫和工厂挂着劳模的照片。市总报喜队到特等劳模工厂报喜,基层工会秧歌队到劳模家报喜。报喜队所到之处,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开幕那天,基层工会又敲锣打鼓把劳模送到会场。闭幕那天,全体劳模代表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红旗队、军乐队前导,接着是手持各界送给大会锦旗的少先队员,后面是劳模代表分乘的33辆彩车。游行队伍所到之处,机关团体献旗献花,人民群众夹道欢迎,纷纷拥到彩车前与劳模握手,鞭炮声、欢呼声、掌声,响成一片。许多职工反映,经过这次劳模大会,看到了劳动光荣,看到了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 

为提高工人的地位,在企业的协助接管、清产核资、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等工作中,都吸收工人参加。在建立民主管理、劳资协商等企业领导班子中,都有工人的席位。在改善工人的物质文化生活方面,工会做的工作更多。 

1951年,全市实行劳动保障条例的单位77个,享受劳保的职工35679人。实行劳保后,职工的生老病死伤残都有保障,工人说“这比养儿防老好”。1952年年底,在全市78个百人以上的工厂(铁路除外)统计,有职工食堂63个,浴室61个,理发室63个,洗衣房17个,医疗所63个,厂办小学8个,托儿所39个,互助储金会21个,职工俱乐部203个,图书室543个,电影放映室6个。在78个工厂的39304名职工中,有4947户职工全家和9011名单身工人住进了新建的7371间职工宿舍。全市还办了2个市工人医院,4个区办了产业工人医院,建立了4个工人文化宫和1个工人电影队。 

工会进行的这些工作,都使过去生活在最低层的工人感到确实是“翻身”了。职工群众热爱共产党,热爱人民政府,热爱人民解放军,热烈响应党、政府和工会发出的每一个号召。过年的时候,许多工人家门上贴着这幅春联:“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感谢毛主席”。工厂号召恢复生产后,工会立即协助军代表清点财产,把遗放在各处的工具、原料拿到车间来,努力生产,使生产很快恢复。平汉铁路职工抢修被敌军破坏的铁路时,今天这个组7点钟出工,明天那个组6点钟就去干,后天有的组清晨2点就到了工地,你争我赶,很快将铁路修复。工会组织全市人民集会游行,有的工人怕当天交通管制进不了会场,头天晚上就去排队,站一通宵,工人政治热情如此之高,我们作了很多劝解工作后才改变这种状况。 

在党的领导和职工群众的努力下,武汉国民经济的恢复任务很快完成。(孙楚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