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汉市 黄石市 襄阳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荆州市 鄂州市 荆门市 黄冈市 孝感市 咸宁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潜江市 天门市 神农架林区
网站logo

农村沦为腐败“重灾区”,如何治理?

来源:荆楚网  日期:2016-12-31   编辑:刘志勇   字号:TT

分享到:

摘要:近些年,村干部权力集中,监管困难,使得农村沦为腐败的“重灾区”,村官腐败正成为基层治理亟待重视的命题。正是由于村干部直接面对着基层群众,腐败起来既严重伤害村民,又造成极坏影响,不少农村群体性事件,就源于村干部的腐败。

早在2007年,国务院就下发了《关于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切实解决农村贫困人口的生活困难。截至2015年底,全国有农村低保对象4903.6万人。全年各级财政共支出农村低保资金931.5亿元。2015年全国农村低保年人均补助水平1766.5元,比上年增长13.8%。但是近日,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的农民反映,他们那里的多项惠农政策并没有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农村低保发放混乱,退耕还林的补偿款也拿不到。(12月30日央视财经)

记者的调查怵目惊心,家里盖着4层楼,13岁孩子吃低保,原来是被人冒领;开店也能吃低保,因为“我儿子是村支书”;还有那30万退耕还林款也不知去向,村民存折莫名其妙成了中转站……类似把农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三资”挪进自己腰包的腐败现象日益凸显。国家的惠农政策,就这样毁在这些村干部手里了。村干部虽然不是国家正式干部,也没有一般干部在体制内获得的晋升机会,却是在最基层履行着国家干部的职责,属于基层的“神经末梢”。农村腐败,被不少学者视为“最具离心力”的腐败,因为他们距离农民最近,因此,对“最具离心力”的村官腐败必须零容忍。

近些年,村干部权力集中,监管困难,使得农村沦为腐败的“重灾区”,村官腐败正成为基层治理亟待重视的命题。正是由于村干部直接面对着基层群众,腐败起来既严重伤害村民,又造成极坏影响,不少农村群体性事件,就源于村干部的腐败。在农村这片“净土”上,也出现了权力的猖狂。手握权力和资源的村干部在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不规范、不完善这种先天不足的条件,肆意妄为,贪污腐败严重。如此状况就是监督乏力造成的。

我国村干部的主要特点是年龄大、文化偏低、待遇低,加上农村财经制度不健全,财务管理混乱,村务公开不到位,村民监督意识淡薄等原因,在此情况下致使腐败丛生。有的村存在会计、出纳不分家,账、钱、权由村支书一人掌管;有的村集体资产往往流向村干部的关系户,普通村民不知情,也不问,就是问也是白搭;有的村集体资源成为村干部的自家私产源,资金有多少,都用在了哪儿,谁在用,都是一笔糊涂账!这些乱象,对于农村的健康发展以及村民利益的保障,都带来了巨大危害。

习近平总书记就曾强调,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对基层贪腐以及执法不公等问题,要认真纠正和严肃查处,维护群众切身利益,让群众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果。一项调查显示,80.9%的农村受访者对农村反腐工作充满期待。因此,对农村这类“微腐败”“最具离心力”腐败必须零容忍,要动真格的。对此,唯有靠法治来解决。村官虽小,却责任重大,直接影响着基层的稳定。公权在农村失陷,政府也就会在基层失信,这不仅是农村之患,更是国家之患。所以,建立完善的制度体系,加大对村干部违纪违法行为的查处,规范村级财务管理,让村务公开、民主管理落到实处,做到让村官不能腐,不想腐、不敢腐,才能把农村腐败降到最低,使村干部更好地服务于村民。

所以,依法治村官,就能对村干部产生威慑力,就会有效地遏制农村腐败。法治是反腐败的最根本手段,也是治理农村腐败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法治不彰,村干部腐败现象就会更加有恃无恐。由此,必须充分发挥刑事法律的威慑力,还要不断提高司法机关侦办村干部腐败的主动性和综合能力,合理分工,明确责任,防止出现司法职能的真空,以让法治成为农村基层反腐工作“最后一公里”的利器。

作者:刘天放